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京賢 | 11th Dec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Imperial Recordings
專輯:Promise And The Monster - Transparent Knives (2007)

近年出度的瑞典樂隊,都以Indie-pop及Synth pop音樂為主;就是如KENT這支明星樂隊,在《Tillbaka Till Samtiden》裡亦放下了結他,投向了Synth Pop的懷抱。敢問,誰會留意到瑞典也有陰暗的曲風出現。

Promise And The Monster是筆者近日發現的瑞典樂隊;以Acoustic的手法玩出Darkwave的氛圍,正好是瑞典音樂中未被開放的幽悒一面。

Promise And The Monster是女唱作人Billie Lindahl的個人樂隊。其廠牌「Imperial Recordings」是由Jose Gonzalez組建。

Jose Gonzalez本身亦是瑞典名音樂人,他的首張專輯《Veneer》曾在本土獲得到金唱片的銷量;手下的新民謠音樂,散發出冷調、壓抑與深邃色彩;與Promise And The Monster的音樂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從這方面想去,大概也能明白Billie Lindahl投身這廠牌的原因。

文中提到的Darkwave曲風,在其發展史上頗多分支。中古軍樂、電子跳舞音樂和電子氛圍等;共同點是都以合成器編曲。誠然不論是哪一種曲風,用Acoustic手法去完成整張唱片,是一個mission;更何況是Darkwave這種低調的曲風。可Promise And The Monster卻扭轉了這個宿命,造就了一張相當可聽的Acoustic Darkwave專輯。

編曲上,她以最基本的木結他及鼓組成。偏好在一陣低迷的沉積;鼓聲倏地疊起,跟Billie Lindahl的高亢歌聲相互輝映。

而這個大膽的唱作人也不是獨沽一味地,只想以黑暗氣息取悅聽眾;這可能是北歐樂隊獨有的習慣,喜愛在曲風裡加入一種北歐獨有的民謠氣息,置在專輯尾段的〈Single Girl, Married Girl〉,就是首動旋律甜美的民謠作品,與其他曲目形成了一個有趣的反差。

要一讚的是,Billie Lindahl的聲線有相當的穿透性。低吟時掌握到黑暗中的無力感,高亢時卻又能擦亮周遭的環境,生起一種異樣的光明感。〈Antarkits〉及〈Night Out〉就反映了她聲線中的美好特點。



(原文於2007年12月8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1]

Hi Phaedrus , 闇黑樂隊Current 93 亦以acoustic 手法玩過darkwave,我自己稱之為Dark Folk ,不知是否跟你所說的Acoustic Darkwave 一樣,因為我沒聽過Pomise and the Monster 的Transparent Knoves ,如你有興趣可找Current 93 大碟 " thunder perfect mind " ," soft black stars "等聽聽!


[引用] | 作者 發條鳥 | 12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發條鳥
發條鳥 :
Hi Phaedrus , 闇黑樂隊Current 93 亦以acoustic 手法玩過darkwave,我自己稱之為Dark Folk ,不知是否跟你所說的Acoustic Darkwave 一樣,因為我沒聽過Pomise and the Monster 的Transparent Knoves ,如你有興趣可找Current 93 大碟 " thunder perfect mind " ," soft black stars "等聽聽!
你說的那兩張我都有聽過,但印象不深刻。明明對Current 93抱有好感,但總是投入不到;也許是太黑暗了。不是我所偏好的音樂類型。

Phaedrus (LamKingYin)
[引用] | 作者 Phaedrus (LamKingYin) | 14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