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京賢 | 1st Feb 2009 | 唱片

Picture

廠牌:摩登天空
唱片:聲音碎片 - 把光芒灑向更開闊的地方(2008)

馬玉龍既號稱流浪詩人,那麼他寫的一字一詞,多少都有它們存在的意義。正如其所在樂隊聲音碎片那初生之犢不安浮躁的《世界是噪音的花園》,馬玉龍在一次訪談中說:「花園是美好的,它代表了生活中的美麗一面,但實際上生活遠沒有那麼單純,它充滿了噪音、不安、緊張和不和諧。」

又譬如三年前《優美的低於生活》,他也可以圓滿地解釋說,「『優美的低於生活』是一種生活態度,我們不是高高在上;我們是混入人群就找不到的人;我們尊重生活。」

當然,讀者/樂迷仍有自己的解讀權,未必需要認同他的單一解釋;而儘管筆者知道如此,依然感到非常執迷,究竟馬玉龍會如何解釋去年末推出的第三張專輯──《把光芒灑向更開闊的地方》呢?

請恕筆者在文中一次又一次地單獨提起馬玉龍,而彷彿漠視了其他成員的功勞。事實是,聲音碎片的歌詞的閃亮度,有時比起其編曲旋律更為炫目。

先行曲目〈在一起〉,結他勾弦聲緩緩揚起,背後迴響著扭曲的結他聲,然而鼓擊拍子卻是如斯單純樸實,沒有半點花巧。依樂隊本身來說,專輯的風格本來就是要簡潔一點;在這樣的鋪排下,旋律本身的美感也更加明顯起來。

緊接著並非立即的曲目,卻是一段仿似古老留聲機的歌聲揚起,一個男人,沙啞的聲線,哼唱著悲哀的曲。直到00:30,曲目才正式轉入這首〈天邊一朵雲〉。

「一朵雲的色彩,單純得只有黑白,彩虹像善意的謊言/一朵雲得驕傲,輕浮得沒有重量/風一吹,誓言就凌亂。」歌詞不過是寫到雲、風、彩虹,卻可以有這般的描寫文字;樂迷大概可以想像到,馬玉龍都是從最基本的材料下,寫出最好的聯想。

〈陌生城市的早晨〉則是一首很有前進感的曲目;尤其喜歡副歌中馬玉龍胡亂喊出一堆不知名的話,再唱出「唯有晨光從容,沒有疑問,新鮮如初。」不知怎的,總帶有很鼓舞的意味。

同樣具有前進感的曲目,是作為點題作的〈把光芒灑向更開闊的地方〉。首目一開始便格外奪耳。由結他主導的一曲,結他效果拿捏得準,歌詞還沒有哼出來時,單單是結他部分,樂迷已聽出耳油。到後段不斷地改變曲目節奏,是編曲相當豐富的一首。

相比起專輯前半段的悲涼孤單,置於末尾的曲目便顯得有點肆意了。少有〈隨意跳舞吧〉這麼簡單的曲目。歌詞中,「跑不起來,只能一直跳舞。飛不起來,只能一直跳舞。」讓人感覺到狂歡中滲發點點頹靡意味。既然追不上理想,追不上世界,我們只好一直笑一直跳舞;只是嫌派對太短,只有四分鐘四十六秒。

〈情歌而已〉,有人熱烈慶祝聲音碎片終於要唱情歌,然而他們又好像不大可能會唱單純的情歌。閱讀歌詞,還是會覺得處處有玄機。「曾經我們不分白天黑夜,唱著情歌一路來看你,你如此回答情歌而已」,而如果,如果這真的只是一首情歌;那都只會是一首,只有他們才會讀得懂的情歌。

(原文刊於2009年1月18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 


[1]

明显的进步了, 曲风的拿捏和音乐的完整度都很强, 非常高水准的专集.


[引用] | 作者 TANKLE | 8th Ma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