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京賢 | 13th May 2008 | 未分類

緩緩的船,經橫水渡駛到長洲。每年一度的太平清醮,長洲都擠得水泄不通。舞獅團隊在練習,連綿大鼓連美式快餐店,都要融入本土節慶,推出全球唯一的素包。

原來這三天的「打醮」,全島的餐廳都只賣素,不賣葷。當然,還有一些朋友笑稱的黑市餐廳會賣肉;但即使如此,島上居民在這三天,還是眾志成城地參與節慶。我花了近三十元買了美式素包餐,打算融入節慶中。至於包的味道嘛,還是不要提好了。

飄色車上的假腳

我是在慶典前一天到達。朋友家人要搞飄色隊,還招呼我到家留宿。早晨醒來時,朋友家的客廳已經擠滿了小朋友。朋友姊姊,一邊替孩子上妝,一邊暗罵那些麻煩的孩子的家長。而園子外則放上了三台飄色車。平日飄色推伍就是用人力,去推這些飄色車來巡遊。

車子放在跟前,看上去有點簡陋。三台車疊著了各式各樣的雜物,在最高點卻同樣插了一雙「假腳」。原來那雙「假腳」,就是一條由闊衣褲子蓋著的椅子,讓小孩子坐下去作飄色。至於疊高的雜物,則是一條屈曲的鐵枝,由車台連到「假腳」處。

飄色隊之外,朋友家還請來了一支銀樂隊。演奏曲目有奧運的官方曲目,也有幾首耳熟能詳的中國音樂。最有趣還是他們嚴肅地吹奏《叮噹》的主題曲,好Kuso。

不舞龍的龍虎舞獅

銀樂隊助慶固然是好,但始終是傳統項目吸引。巡遊開始,龍虎舞獅隊最受注目,我也執著單鏡反光機拍過不停。我說龍虎舞獅,可其實長洲沒有舞龍,只有獅和麒麟。獅有南北之分,南獅著重威猛剛勁的動作,北獅則傾向靈活的躍動;造型上,也是南獅奪目,北獅平實。中國南北方,文化果然不同。

友人說,麒麟沒有南北之分,卻有雌雄之別。雌性麒麟不叫麒麟,叫狻猊。我到維基百科上找,卻沒有稱狻猊為雌性麒麟。孰真孰假就不得而知了。

舞獅隊伍也是巡遊中人數最盛的。說穿了,其實就是黑社會的合法「曬馬」活動。隊伍中不乏一班炫耀著自己的紋身,拖著一個庸脂俗粉的古惑仔。平日見到這些幫會份子,心裡只會暗罵著MK仔。可在節慶中,他們卻份外醒神。一把閃耀著的金髮,還有那傳統的龍鳳紋身,彷彿都盛載著一種抽象的傳統文化,叫人著迷。

迷失小島

是受到村上春樹的影響,我執著地認為,在炎夏時喝啤酒特別滋味。我邊呷著啤酒,邊以相機拍著慶典。不知不覺間,已經喝掉四罐。分不清是被太陽曬得頭昏腦脹,還是真的醉了。巡遊結束後,獨個兒走回朋友家時,竟然迷了路!

究竟是走匯豐銀行轉右再轉左,還是經百佳直上再走右邊的小巷呢?

在迷茫間朋友打電話來教路,我卻是愈聽愈亂。於是憑直覺走,終於還是到達了。友人見我回來,不由分說,就帶我去買肉吃。已經吃了幾頓的素,連舌頭都麻痺掉。簡單的一碟炒麵,配上香鍚、雞翼和紅腸。那種感覺與其說是興奮,倒不如更誇張地說是感動。

後記

魚貫的人潮,在節慶結束後仍未散去。等船的人更是誇張,不論搭慢船或快船,都起碼要等半個小時。我和一個同來看巡遊的朋友,從麥當勞開始走,走到近北帝廟才看見隊尾。心知不妙,還想著要不要再借宿一晚。卻在最後關頭,遇到了友人的親戚。

親戚他們給我和朋友遞來了一張「嘉賓卡」。執著卡,不用五分鐘就乘船出到去港島。

已經有兩天沒有回家。回到家門,我立即把己經放了一天的平安包給家母。家母似乎沒有嫌棄包放了一天,翌晨就把包吃掉了。這是之後才想起的,原來我只記著買包給她,自己卻沒有嚐到包。下一次嚐平安包的機會是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