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京賢 | 6th Mar 2008 | 未分類

Picture

中文課,導師看到了同學做的筆記,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道,「我真係睇唔明你地依種寫法。」初以為同學有甚麼新奇的寫法,後來發覺,同學不過是用了廣東話來抄寫自己的筆記。導師看不明白的,竟是普遍香港人的母語。「看不明白」是另一個意思。

近年,主流文字媒體,逐以廣東話入文;坊間卻同時出現了不少「精英份子」,將這種潮流解釋為中文的淪落,但其實以方言寫作又何罪之有?語言分成多個體系,特別是我們粵語的,就在南方有長久歷史。

之前讀到陳冠中的《兩岸三地一中文》,有一段精彩的文字。現節錄下來。「香港的作家是挺可憐的,你看看許多香港的小說,裡面的人物明明是當代香港人,但他們的對白,基本上是白話文國語普通話,而不是現實生活裡他們身份應說的生猛廣東話。

「 這方面北京作家心裡最踏實。那些寫現在的北京的小說家,把北京的流行話語都寫在小說裡,從來沒想過其他地方的人看不看得懂。老舍這樣做,叫京味、到了王朔叫新京味。有一次我說,你們北京作家多幸運,說得出就敢寫,別人看不懂就得學。他們說,還真沒想過存在著這樣的問題。」

我一直鍾愛以方言描寫對話,除了因為母語的因素外,同時也感到,方言被起標準的、官方的語言更為靈活和多變。

就以對話來說。語體文中,對他人的言行感到好奇,會問,你在幹/搞甚麼?廣東話則可以是,你搞咩?你搞邊科?搞咩鬼?

又,你對一個產生愛意,想向對方直接表明心跡。你會說,我愛你。我很愛你。我深愛著你。在廣東話,我們可以更鬼馬的說,我好鬼愛你。我愛死你。我愛鬼死你。語體文正經八度,我們則又「鬼」又「死」地談戀愛。方言可以有更靈巧,更過癮的文字。

而來到香港這個地方,方言就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因為殖民地的洗禮,與國家因隔閡而產生的距離,而至語言上存在某種差異。中英並用的,有甚麼「差D唔差D」、 「去蒲去wet」。本地獨有的精彩俗語,又有「睇水」、「吹四」、「蛇王」、「走雞」等。

方言,盛載著本土的歷史,和當地人之間的感情。今日所寫的語體文,基本上也是在普通話強勢後,不斷滲進口語化用語的白話文。既然連今日的官方語言,都還有變的可能性,哪怎麼要扼殺中文,將變化稱作淪落呢?

那些「精英」和「專家」,不明白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我們的生活。擺著一副官腔,像機器般,精準地把一字一詞的正音讀清楚。卻沒發覺到,非純正的樂趣,及生活中的節奏感。


[1]

也同意也不同意。

試想我們到北京旅行,觸目處盡是方言,酒樓飯館之菜單標語是京話,交通工具之指示是京話,旅遊雜誌時裝雜誌也是京話,外來客也許不方便。

雜誌用粵語寫我其實看不慣,最慘是訪問中台藝人,記者編輯硬是要把國語譯成粵語寫出來,暈倒。

某網站的留言版港台兩地都有留言客,有港人留言,寫書面語,句式很怪,套的是粵語的句法,台灣人說他看不明白。書面語寫得好就不會有溝通交流的問題了。

「有一次我說,你們北京作家多幸運,說得出就敢寫,別人看不懂就得學。他們說,還真沒想過存在著這樣的問題。」
老實說,外省人真會為讀懂這些小說學京話?我們看過幾本這些用京話寫北京的小說?

半桶水
[引用] | 作者 半桶水 | 6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深有同感。

最好笑是,我看見有些香港人竟然用了大陸及台式的口語!既然是口語,為何不用本土的?

謝天下
[引用] | 作者 謝天下 | 7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邏輯上可不可以這樣推斷,年輕人多以口語寫作,要他們認真的用白話書寫,有時會把他們考起,於是上輩人就認為認為,廣東話式的文字,是文化倒退、墮落。

用方言書寫跟中文不好不是必然關係,只是當大多數愛用方言書寫的人寫不好白話這偏見讓人產生誤會。

廣東話的確有它的靈活可取處,不過至今仍不太習慣,讀得很慢,董啟章的是個人極限,他寫得再好,也抹不走廣東話的累贅感。啊~從文字讀出平日說話時的累贅感,感覺挺怪異。


[引用] | 作者 小林綠 | 8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半桶水
半桶水 :
也同意也不同意。
試想我們到北京旅行,觸目處盡是方言,酒樓飯館之菜單標語是京話,交通工具之指示是京話,旅遊雜誌時裝雜誌也是京話,外來客也許不方便。
雜誌用粵語寫我其實看不慣,最慘是訪問中台藝人,記者編輯硬是要把國語譯成粵語寫出來,暈倒。
某網站的留言版港台兩地都有留言客,有港人留言,寫書面語,句式很怪,套的是粵語的句法,台灣人說他看不明白。書面語寫得好就不會有溝通交流的問題了。
「有一次我說,你們北京作家多幸運,說得出就敢寫,別人看不懂就得學。他們說,還真沒想過存在著這樣的問題。」
老實說,外省人真會為讀懂這些小說學京話?我們看過幾本這些用京話寫北京的小說?
相片的,不過是配合文章而貼罷了。一些官方的告示,還是以大家都能明白的文字好。

我想說的,只是不滿那些「專家」不斷地抹殺我們生活的語言。他們沒理解到,我們操的方言,裡面的可愛和可取的地方。


[引用] | 作者 Phaedrus | 10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謝天下
謝天下 :
深有同感。
最好笑是,我看見有些香港人竟然用了大陸及台式的口語!既然是口語,為何不用本土的?
這就是我最接受不了的地方啊。


[引用] | 作者 Phaedrus | 10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小林綠
小林綠 :
邏輯上可不可以這樣推斷,年輕人多以口語寫作,要他們認真的用白話書寫,有時會把他們考起,於是上輩人就認為認為,廣東話式的文字,是文化倒退、墮落。
用方言書寫跟中文不好不是必然關係,只是當大多數愛用方言書寫的人寫不好白話這偏見讓人產生誤會。
廣東話的確有它的靈活可取處,不過至今仍不太習慣,讀得很慢,董啟章的是個人極限,他寫得再好,也抹不走廣東話的累贅感。啊~從文字讀出平日說話時的累贅感,感覺挺怪異。
你的邏輯很好。許多新一代(其實我很年輕)寫不好語體文,只會用方言寫作。不是好現象。

至於你指的累贅感,也是我苦惱的地方。就例如我到今天,還看不習慣粵語的維基百科。


[引用] | 作者 Phaedrus | 10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7]

哈哈! 那段文字,果然精彩!


[引用] | 作者 浅草 | 4th Ap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