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京賢 | 8th Feb 2008 | 未分類
祖母曾經在我面前,說過祖父是二戰間碟。不過我們都知道她的精神不好,說話不可信。家人說,祖父是個天主教徒,年輕時長得很俊俏。生於福建的他,年輕時曾定居上海,並當過記者和教師。與祖母結識之前有一妻。可在二次大戰時,他與前妻在戰亂中失散了。戰爭結束後,他們才再遇上,可當時祖父已跟祖母結婚,有一個新的家庭。

只是他與祖母的緣份也不長;從日本到香港定居,生下了爸不久,又再度離婚。轉折去了菲律賓生活。

或者是熱愛旅遊的關係,他懂至小七種語言。曾經到他的家吃飯;就跟我提到以前旅遊的經歷,跟朋友遊歐洲的經歷。聊得正起,菲律賓藉的太太,給我們遞來了幾款小菜。祖父鉅世無遺地跟我和爸解釋每一道菜;由源產地,材料的講究,到烹調方式;一一告知我們。我到今天還記著,他溫和的語調裡,散發出的文人氣息。

雖然對他的印象深刻,可因為他居住海外,我跟他也沒見過幾次面。家父跟他的關係更是疏離,曾經長期失去對方的聯絡辦法。到後來一次在澳門遇上,才交換了聯絡辦法。

好像是2006的除夕夜,家父掛電話來。他說,祖父原來已經離開了我們三年,給祖父唸一遍天主經吧。於是,久沒禱告的我,還真給他唸上了一遍天主經。不大懂得傷心,對祖父的認識實在太少,這個人太陌生。

前幾天祖母中風入院。因為先前進行過腦手術,家人們都很緊張她記億衰退的情況。幸運地,除了我之外,她記得每一個人的名字。以前曾經問過她關於祖父的事,不知道是否她丈夫在身旁的原因(她後來也改嫁了),還是真的記不起;每次的提問都不成功。現在看到她連我的名字都記不起來,欲哭無淚的樣子,大概她是真的忘記了。

似乎,我跟祖父僅有的連繫也失去了。我是完全地遺失了他們那代人的故事。

[1]

留下一点回忆,总是甜蜜。


[引用] | 作者 tony | 15th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留下一点回忆,总是甜蜜。


[引用] | 作者 tony | 15th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