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14th Jan 2010 | 唱片

Picture
Photo taken by Tai Ngai Lung (阿龍)

人在台北,心繫香港。

用「我們」一詞,去表達大家共同的正義和理想時,很容易就會被媒體扣上「80後」的帽子。然而我仍然想使用「我們」。因為土地是我們的;社會是我們的;歷史是我們的;未來,也是我們的。

我們生於一個怎樣的年代?上一輩人的訓戒,把我們壓迫成功利主義者,既看不起英雄人物,也不相信理想主義。然而在1月4日那天,有分別來自五大區的六個青年,以二十六步一叩的形式,用四日三夜時間走遍整個香港;我當下就被感動了。你說只有六個人可以創造怎樣的奇蹟?然苦行結束後的那個1月8日,六個人不再只是六個人,隨行著的是近萬名市民,與青年一同包圍立法院,抵抗一個不公義的建築項目。

當年的聖雄甘地,以瘦骨嶙峋的身體赴義苦行,感動了印度的市民;促使到英殖民地政府的妥協,成就了今日的民族大國。今日我們也不要退縮,即使明知不可為,仍然要讓港府知道,北京知道,世界知道,我們香港人的市民精神。

作為一個80後青年,我想再一次強調說,「我們」這一詞是不限於80後,作為香港人的你我他應該深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