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0th May 2009 | 也談電影

Picture
導演:John Carpenteen
編劇:John Carpenteen, Nick Castle

《紐約大逃亡》拍自1981年,耗資不過六百萬美元,只能算是標準的B-Movie製作。雖然說電影無論從經費、編劇還是陣容上,都不是大製作,可它卻是近幾十年內,一部叫人記憶猶新的動作小說改篇電影。然而,除非你是B-Movie迷,或是John Carpenteen的影迷,否則你未必可以領會到《紐約大逃亡》的影迷所興奮的理由。

電影背境在1997年,美國紐約因為急升的犯罪率,執法部門無法管治的原因,逐以圍牆包圍整個紐約,並駐兵守護邊界。凡被判無期徒刑的罪犯,均會送至紐約,由罪犯在城內自生自滅。

一天總統的飛機被革命組織成員劫持,並撞毀於紐約城內。總統因為躲進逃生槽裡而倖免於死,卻因而被當地罪犯綁架。軍方於是拜託我們的第一男主角Snake Plissken(Kurt Russell飾),潛入紐約把總統救離。

不按章法出牌

在談論《紐約大逃亡》的優點之前,先說明為何它並不是一部容易受人接受的電影。孤身一人闖入敵陣,然後把敵人打個稀巴爛,很容易就令人聯想到另一電影作品《第一滴血》(特別是兩部片的主角曾是軍人身份);然而《紐約大逃亡》中的Snake卻萬萬不如Rambo般善戰。

Rambo在戰場上活到最後的理由,是因為他是戰神。然而Snake能活到最後,卻只是因為幸福之神的眷顧。片首Snake要駛飛機降落紐約時,他就差點機墜人亡。來到中段被一群流氓圍攻,沒開幾槍的他一開始就選擇逃跑,走到最後不敵流氓,還要路過的計程車司機杖義相救。

主角不好打,是不好看的原因之一,還有的就是拍攝全無章法。槍戰的場面鬆散,加上長期在黑暗中對打,令觀眾難以投入。另外在此類劇種,通常都會出現性感的女角,一直幫助(或拖累)大英雄的行動。但在《紐約大逃亡》出現的女角,不但對劇情毫無幫助,更只是曇花一現。Snake在搜救過程中,遇到片中絕無僅有的女角。女角一片抽煙一邊與Snake調情,然而還滋生長出感情來時,就被流氓抓走。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當時Snake自顧自的逃走,沒把女角的安危放在心裡,而女角也就此消失於片中。不按章法出牌是該電影的特色,卻也因此被人質疑電影中出現的配角的存在意義。

交織在現實與荒謬之間

或許就是Snake那種,沒有偉大抱負,只顧自己利益的性格,更接近人性和貼近現實,才得到眾多影迷的歡心。他潛入紐約救總統的目的,並不因為他愛國;而是指揮官Bob Hauk用毒藥威脅他在指定時間內救出總統,和答應他救出總統後可以回復自由身,Snake才會冒上生命危險與流氓對敵。 

除卻主角性格外,故事背境亦是要點。背境設定把紐約市搖身一變成全世界最大的監獄,試想像身為紐約的人們,如果在電影中看到熟悉的街道和樓房,統統都變成廢墟,會是怎樣的感受?即使不是紐約人,但看著好端端一座國際城市變成了囚犯的集中地,在感覺荒謬之餘誰又不感興味?

另類英雄的傳頌

電影雖然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作品,但主角的長髮和獨眼形象,潛入敵方陣地進行任務的劇情,還是依樣地深入民心。

由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創作的《Metal Gear》,就是令Snake的形象深入民心的最大因素。稍有接觸過遊戲的人,都知道遊戲主角不單與Snake同名,更同樣是一個獨眼的戰士。雖然遊戲中形象稍為瘦削,但其中受《紐約大逃亡》的影響卻是顯而易見的。

兩年前上映的《決戰末世代》也有向《紐約大逃亡》作出大幅度的致敬。片中的獨眼女主角,明顯是Snake的女性版本。因為病毒傳播而用圍牆封住的蘇格蘭,明顯就是向《紐約大逃亡》的紐約作借鏡。中間大量的八十年代式追逐槍戰,令人回味無窮。還有就是女主角與中古騎士的格鬥,無不令人想起Snake在敵方巢穴的擂台上作生死決的劇情。沒有借助香港武指的打法,不需借助威也飛天循地,而是你送我一拳我還你一腳的套路,深具早期美國打鬥電影的風格。

一部電影會受歡迎,不可能完全沒有理由。儘管以今日角度來看,《紐約大逃亡》的劇情既鬆散,特技又可笑,然而它能帶給後世人這麼多的靈感和創作素作,就好證明了這作品的價值。

(原文刊於Milk第4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