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7th Dec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Mercury Records
唱片:The Killers - Day & Age (2008)
                              
四年之前,筆者首次聽到The Killers的〈Somebody Told Me〉;剎那就被那流麗的New Wave編曲,英倫流行樂的旋律所迷倒。到他們推出《Sam’s Town》時,查看資料後才發覺他們是來自賭城拉斯維加斯;該唱片更是有著濃厚的美國風情。又難怪推出首張唱片《Hot Fuss》期間,他們會被戲稱作「來自美國的最佳英倫樂團」。

先撇開他們對英倫樂隊的仿傚,真正讓人拜服的是,他們可以將New Wave、Post Punk、Brit pop、Alternative Rock、Indie Rock共冶一爐;不讓他人覺得雜亂無章,反而有一種非當摩登的氣息。

《Hot Fuss》和《Sam’s Town》兩張唱片,曾經創下合共八百萬的銷量,更於Billboard專輯排行榜Top 100留守了九十四個星期。本年11月,他們推出了第四張錄音室專輯《Day & Age》。之前在網上一直流傳的《Previous Age》,被指為「炒冷飯」的作品。然而,來到正式的專輯《Day & Age》又會是怎麼一回事?

專輯首曲〈Human〉,開始不久就切入到華麗的電子音牆;那急速的地鼓,配合到Brandon Flowers的歌聲和鍵盤,充滿了80年代的Synth-pop風格。接下來的〈Spaceman〉卻換來了紮實的結他搖滾。旋律是傳統的indie rock格局;細心聆聽下,中間的貝斯和效果器轉換,等等編曲上的細微地方,他們也都處理得不俗。

可能有資深的樂迷,一早便知道Flowers是New-Order的超級粉絲;但原來他也曾經受到Oasis的結他音樂影響,所以我們今天才會聽到The Killers的音樂裡頭,電結他和電子樂並駕齊驅的場面。 

〈Joy Ride〉是專輯中比較有舞曲成份的曲目,跳脫的貝斯,搭配偶爾傳來的木器敲擊聲,就連色士風也動員起來;是與歌名相輝映的一首。〈I Can’t Stay〉也是一首偏重貝斯的曲目,整首曲目就圍繞著貝斯和簡單的敲擊節拍而行,滲透著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種取向也算是The Killers的另類嘗試吧!

如果要數到筆者最喜歡的,就算是〈The World We Live In〉。樂曲採取了大量的電子碎拍,配合到流麗的旋律;幾乎可以想像到Flowers在台上渡步演唱的偉風模樣。雖然曲目本身並未有任何前瞻性的取向;可就是這類曲目,才有最大可能流行起來;大有潛質挑戰〈Somebody Told Me〉作為The Killers國歌的地位。

(原文刊於2008年11月30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 

 


林京賢 | 7th Dec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Matador
唱片:Mogwai - The Hawk Is Howling(2008)

當日接觸後搖滾(Post-Rock)時,還一心以為後它與Shoegaze、C86和Dream pop同樣是朝生暮死的音樂類型。含蓄地誕生然後訊速逝去,只能等待後輩重新發現,精研改造成另一種樂風;像幽靈般地存活下去。

然而事實是,未待後搖滾逝去,新一輩已經紛紛把indie-rock、Emotion rock及Metalcore等樂風混進了後搖滾之中。就連後搖滾的龍頭大哥Sigur Ros,新專輯也不再賣弄冰島的冷酷情意。反而另一支後搖的巨頭-Mogwai,由始至終都沒有對自身的樂風進行大量度的改變。剛剛推出的新專輯《The Hawk Is Howling》,就是一份最大的證明。

Mogwai來自蘇格蘭,該地一向予人感覺是,綠油油的高山,清新的空氣;可同時間,又有著一街的流氓,天天醉酒鬧事;像改篇自英國小說的電影《Transpotting》,種種暴力刺激的情節,也是以蘇格蘭作為背境。與其他幾支早期的後搖滾樂隊比較,Mogwai的確是比較吵耳的後搖滾樂隊;忠實的樂迷們,大概沒可能忘記到《Mr Beast》中刺耳尖銳的結他和澎湃的鼓技。《The Hawk Is Howling》承襲著這份傳統,再次把後搖滾暴風雨領到我們跟前。

一如以往的鋪排,先行曲目必然有傷感的鋼琴伴奏;〈I'm Jim Morrison, I'm Dead〉由曲首靜謐的氛圍,逐漸插入鼓擊和結他音牆,把情緒推上高點。接下來的〈Bad Cat〉則有相當技術化的表現;看似沒有變化的結他,卻原來一直透過混合器在轉變著。

〈Danphe And The Brain〉和〈The Sun Smels Too Loud〉則一反往常,有著Ambient的氣息。電子鼓點,加上清新的結他演奏,讓人有種錯覺,以為Mogwai要投向花草電子的路徑。〈Local Authority〉雖然同樣有Ambient的特性,然而效果卻儼如舊年代的迷幻樂一樣,叫樂迷的思緒浮遊於太虛之中,不復回來。

雖然看出《The Hawk Is Howling》是有意多造婉和的音樂,但筆者深明白到Mogwai的樂迷,最想追求的還是那厚重的結他音牆,所營造出的壯麗情景。〈Scrotland's Shame〉是相當Mogwai式的曲目,有著適量的重金屬結他,既不會太狂張,又襯托出Post-Rock中激動的另一面。至於〈The Precipice〉一曲,則是專輯中最有氣勢的曲目;拆聲結他,不斷重複掃弦,近乎於Post Punk結他的表現;另一獨奏結他手卻同時彈奏出豐富的旋律。至曲目中間一段,鼓聲暴發,配合結他聲,氣氛因而逐漸變得邪氣。

《The Hawk Is Howling》是Mogwai又再一次功。距離成立到現在已經十三年。當Sigur Ros也要轉變方向的時候,Mogwai仍然堅持自家對後搖滾的態度;即管他日後搖滾不再流行,Mogwai還會是一隊老而彌堅的樂隊,玩著自家的Mogwai式搖滾。

(原文刊於2008年10月19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