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8th Aug 2008 | 記錄心情

每個星期天都會和婆婆飲茶。婆婆有腳患,要帶著拐杖出門;我通常都會在閒暇時,執著她的杖,偽裝成瘸腿的人,一拐一拐地去拿點心。

以前到醫院探望朋友時,也會趁著輪椅沒多人用時坐上去,叫朋友用力推;在醫院走廊風馳電掣,直至被姑娘發現,尷尷尬尬地陪不是。

是的,很早時候我已經特別留意他們。在平安夜的尖沙咀碼頭一偶,進行義賣首飾活動的他們。在藝術館裡,比遊客駐足更久的他們。在運動場裡,用雙臂跑步的他們。在亂多的人群中,仍然能夠突圍而出的他們。

那時我嘗試問女友,可否讓我砍斷她的雙腳,她卻總是以不解的眼神望著我。我當然不是憐憫瘸腿的人。相反,是因為我可恥地想像,瘸腿的人走不遠,也走不快;若果我砍斷了妳的雙腳,那我就可以永遠地照顧妳。然後,在旺角的行人專用路段,我從後面推著妳,俯著身子跟妳耳語。緩緩地由東行至西,被商店廚窗的溫婉燈光包圍著,一切是那麼安然而美好。

這個是以前對瘸腿的想法,卻又在近日從新想起。那天,我從大圍火車站走出來,望見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坐在自己的電子輪椅上,急促地從身邊擦過。電子輪椅,只需要按下電掣,就可以高速地前行或轉彎,完全不須要旁人協助。

我看她愈走愈遠,忍不住追了上去,喊停了她。跟她說,不如你把輪椅的電源關掉,讓我幫你推輪椅,到妳想要去的地方。她聽到我的說話後,起先是充滿疑惑地瞥著我;過了良久,她才幽幽地說了一句,

 

 

「你再行埋黎,我報警架。」
(clt + a)


林京賢 | 28th Aug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Friction Records
唱片:Russian Circle - Station

這是一個怎樣的潮流?火紅的搖滾樂,不再是獨立樂迷最期待的東西。反之,以反傳統搖滾姿態出現的Post-rock,卻愈來愈受歡迎。近年間,獨立樂圈更冒起了不少變種的Post-rock。Russian Circle便是近年冒起的Post –Metal樂隊。以Post-rock的編曲手法,加入重金屬結他作招徠,令本來以冷靜見稱的Post-rock,添上了一份熱血。矛盾嗎?這是一個後現代的時期。

以編曲和樂器鋪排來說,Russian Circles交足功課。2006年出版的那張《Enter》,就令他們受到注目;本年再接再勵,推出了《Station》。並一度為不少後搖滾樂迷的討論對象。

誠然,雖然他們是Post-Metal樂隊;可結他演奏出的,卻不是純粹的重金屬味道,而是混和了不少Hardcore和Alternative Metal的成法。先行曲目〈Campaign〉,未有呈現到這方面的風格;然而緊接下來的〈Harper Lewis〉,就滲漏出不少Hardcore的影子,結他間斷地掃著沉重的Power Cord;輪到中段,連綿的結他獨奏,又重回到重金屬的風格之下。

如果樂迷有留心的話,可以觀察到主結他手的Guitar Riff的技術化表現。那種結他手法類似美國樂隊Tools一樣;看似重複,實則不斷變化。緊密的彈奏,讓聆聽者沒法子從結他音上挪開。

唯一令筆者感到懷疑的可能是,《Station》的錄音似乎太過「乾淨」。如果以Post-rock的標準來說,這可能是正確的方法。可Russian Circles這隊Post-Metal樂隊而言,卻浪費了不少編曲上的心思。

以點題作〈Station〉為例。曲目開首就營造出一種大戰前夕的緊張感。鼓手單踏地鼓,力度由輕至重;結他亦配合拍子,愈加繁複地彈奏出風格化的結他。本應是壓迫感十分的曲目,可是因為錄音上太過仔細;就失去了重金屬原有的粗糙豪邁。

或許是因為這份缺憾,令筆者自然地傾向非金屬化的曲目。〈Versus〉正是如此。刻意營造出一種空曠的氛圍,通過混合器的結他緩緩進場,後來加進單調的鼓聲伴奏;到中段時,結他音牆突入,配合澎湃的鼓擊;暴發出一種後搖滾獨有的煽情。

同樣非金屬化的〈Xavii〉,也教人傾心。捨棄失真的結他;演至末段時,本來的勾弦,更轉換成和弦彈奏;彷彿是〈Station〉的另一版本;卻更為平實,更為討喜。

(原文刊於2007年7月24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現已作部分修改。)


林京賢 | 11th Aug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EMI
唱片:The Bird And The Bee - The Bird And The Bee (2007)

當你相信那是共嗚時,信件寄出與否已經無所謂。只是,一旦寄出了,也就是破滅的時刻。信紙慢慢發黃,字跡逐漸模糊;回億將隨時間而被沖淡。如果早知道有這樣的結果,就應該忘掉通訊地址這回事。

 

來自洛杉磯的二人組合-The Bird And The Bee。媒體最初形容他們為一隊爵士樂組合;然而,首張專輯的曲目,卻包含了更多的Indie-pop和Electronic風格。也許從音樂類型上描述這隊樂隊,是令人泄氣的行為。因為在音樂底下,歌詞才是驚豔之處。聆聽他們的專輯,彷若在是在閱讀少女的私密日記。永遠錯落的感情,和複雜的不明關係。

〈Again And Again〉,以含蓄的文字,表達不尋常的關係;感情沒有出路,卻只有輪迴不休的肉體纏綿。〈Fucking Boyfriend〉,床上輾轉反側地想像,與那人的曖昧關係。掙扎在絲絲的希望,與現實的不仁之中。〈My Fair Lady〉,則像是一個浪漫的觀光客,流落街頭,期待在異地發生一場戀愛。可少女真正的心情或是,不帶走一點,不留下什麼;安守作為一個觀光客的本份。〈Preparedness〉則是終於要發展一段關係的開初,那種不安的心情縈繞在心頭;遲遲不能下決定,忐忑不安地問她的伴侶。你,準備好了沒有?

Again And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