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8th Mar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口袋唱片
唱片:布衣樂隊 - 那麼久(2007)

搖滾精神的體現

搖滾精神的體現,大概就是-「如果有一天媽媽不支持我,朋友不支持我,都沒關係!我還會繼續唱搖滾的。」這是主唱吳寧越,跟其專輯製作人Funky在喝酒時扯的一句話。

布衣樂隊成團十二年。剛於過去的十二月,才推出了他們的首張正式專輯《那麼久》。今次跟他們合作的,是長日本名鼓手及音樂製作人-Funky。他,應該是對中國獨立音樂成長最有認識的國外音樂人。

日藉搖滾製作人

由黑豹時期他已經在國內,並愛上了中國的獨立音樂。雖然曾經一度回日本,但後來再次走到了中國,並錄製了一張關於他逝去的友人,唐朝貝司手-張炬的紀念專輯《禮物》。因緣際會,在錄製專輯時認識了來自寧夏銀川的布衣樂隊,並替他們進行專案的錄音工作。

Funky是怎樣的一個製作人?他堅持要與樂隊一同排練,與他們住在同一個院子,並親自搭建錄音室,要求錄出一種屬於大家的聲音。就是這樣跟樂隊朝夕相對,一起喝啤酒和聽音樂;讓他自己更能熟悉樂隊。就是Funky為唱片製作的執著,才令到《那麼久》的聲音能夠那麼成熟,不負樂隊十二年來的艱辛。

民族的風采

說來布衣樂隊蟄伏十二年的專輯,也是一種對國內音樂發展的見證。樂隊一直予筆者的感覺是;原始,民族感,浪漫氣息。民族感自然來自樂隊那種偏民謠風的音樂。原始則來自吳寧那把帶西北口音的腔調;雖然粗獷,但卻似有穿透性般,把音樂逐點溶化。至於最後的浪漫氣息,當然是指他們的歌詞;猶如詩詞般煽動,又有激勵人心的本質。

首曲〈那麼久〉的歌詞,「時間已經過了那麼久,天空已經灰了那麼久,而憂傷還在我左右,而理想還在我身後。」就是過了那麼久,才推出的一張專輯;雖然理想未完達到,但就是過了那麼久,他們也沒有放棄。緊接的一曲〈在你身旁〉,「忘了吧,過去的憂傷。忘了吧,曾經的理想。忘了吧,孤單的時光。來吧,我們在你身旁。」繼續前曲的主題,也叫一眾支持己久的樂迷窩心。

民謠風自然是另一個叫人神往的元素。〈羊肉麵〉和〈丟〉展現樂隊獨有的魔法。80年代式的抒情搖滾風格,結他手張巍也加入到不少中樂意念的結他獨奏;西洋的表層,骨子裡盛住民族的風采。

〈我愛你親愛的姑娘〉的氛圍其實也抒情,並滲漏出頹靡的氣息。那綿延的口琴,如沐春風;嗓子也顯示了樂隊少見的清狂。

〈風〉是叫筆者最亢奮的曲目。與〈我愛你親愛的姑娘〉同樣地,有相當比重的民謠結他。切入的結他獨奏很是華麗,加上末段的雙踏鼓,根本就是重金屬的格局,怎不叫人亢奮?而歌詞中,也解釋了他們追夢的態度,一股不斷向前衝的勁度。以下的歌詞,請細味。「一直在向北而行走,走過那千山萬里愁,風起雲過雨打濕過,走過那山的時候,一直向前不停休。」

(原文刊於2008年2月10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那麼久

林京賢 | 25th Mar 2008 | 記錄心情

Picture

阿摺的網誌裡,才知道樹上那些紫黑色的東西叫桑實。

那天與《眾獨》的同事們,一行六人,往坪洲出發。經過山下的住宅區,來到了五指山腳下,一群的豪華住宅。放眼看去,住宅相當有歐陸氣息。

外牆刷上了米色和棕紅色,底層的平台,養了一棵蔓生植物,沿外牆一直伸延到地上。植物側面房還放著一張膝椅,讓人好想上去坐一下。

友人留意到,地上遺留下許多紫黑色的痕跡。我還不知道那叫桑實,只知道是從樹上掉下來的果子,而濺成的一灘顏色。樹下還有個孩子,拿著用報紙折成的盒,忙著採摘樹上的桑實。但其實我早留意到,那個孩子一直在注視我們。眼神裡一絲嚴肅,一絲疑惑。彷彿是我們踏入了他地盤而生起的緊張,又或是不通中文對話內容所產生的迷惑。

我禮貌到走前,問他:「May I take your picture?」。孩子換上微笑,之前感到的敵意亦消失了。也隨即給我們送上桑實。

一粒粒紫黑色的果子,送到嘴邊,嚼出了輕甜的味道。輕輕的甜,在這趟旅程中,卻不無重量。


林京賢 | 22nd Mar 2008 | 未分類

之前讀到梁文道的一篇文章,《為了炫耀學問的書皮屋》。簡單來說,「書皮學」就是要你去假裝讀過一本,你未讀過的書。還藉此與友人侃侃而談。假若再無恥一點,還可以光臨分享會,與其他人研究書中細節內容。

這種心態,當然也可以套到其他方面去。而我剛剛就領教過,不善「書皮學」所落得的下場。

MSN裡,外國友人與我閒扯。她說一回兒要跟母親到劇院看《Cabare》。我見識淺,不知道這是齣怎麼樣的戲劇,沒料到提問會獲得這樣大的反應。她道:「Lame! You don't know what Cabare is...... you should be ashamed as an actor.」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她就悄然離線了。

要假裝看過一齣戲,何其容易。簡單一句「Yes」,再多加幾句漂亮的形容詞就成。但我們是否就要繼續為尊嚴,而去撒這些無謂的謊話?

有時候我會刻意逃避,跟陌生人分享自己的閱讀感想。不是因為「尊嚴」問題。更多時候,書中所帶來的感動,並不能透徹地與他人共享。曾經多次經驗,就是與幾個朋友不斷拋出喜愛的作家,卻未能帶出一種共同感。場面尷尬。

電影也是所愛,但不加入討論。 在影院,在家中,獨個兒地欣賞電影。儘其量只是到網上搜尋影評。自己還是個喜愛靜靜地讀書,靜靜地看電影的人。

 

說來,身為一個文學愛好者,對古典文學卻認識不大。最愛的古詩詩人是李白。不因為他的詩,而是因為他的狂放。多處文獻都指他曾殺人,並隨身攜劍。我幻想,他在殺戮之中。刀光劍影,血流成河,卻還興之所致,道來了一首七言絕句。一邊寫詩,一邊劈友。好有型。

李兄,不妨幫我個忙,替我取下那個叫我「Lame」的洋人的首級。我匯款到冥通給你。謝。


林京賢 | 21st Mar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self-released
唱片:George Dorn Screams - Snow Lovers Are Dancing(2006)

工作性質的樂評寫多了,彷彿失去了真誠地描寫音樂的能力。職業性地啃唱片,把它們都咬成了碎片,碎成了滿口的鮮血,卻仍然嘴嚼不出感動來。所以說,George Dorn Screams於我而言,是一種可貴的聆聽經驗。不是啃,我在聆聽。

來自波蘭的他們,在自己家鄉已是聲勢相當浩大的樂隊。只是我對波蘭的音樂工業,認識不大。這個地方能勾起的想像,也僅限於電影《The Pianist》中,那種頹門敗瓦的抑壓感而已。說來,這種場景還挺適合George Dorn Screams。

結合Post-Rock與Indie-Rock的樂隊,不是新鮮的手法。但有如他們般Song-based之餘,又具備了實驗性樂風的,實在少有。George Dorn Screams的音樂,有一種人文色彩的憤慨。不是盲目對世界的控訴,而是滲進了不少個人主義色彩。在憤怒與頹廢之中,還可以聽出一種,並非刻意營造的落寞。

《Snow Lovers Are Dancing》是他們於2006年的作品。首曲〈69 Moles〉。以一種適當克制的手法表現,Indie-Rock應有的節奏與旋律俱備。但只要從歌詞去窺視,還是能夠找到樂隊的風骨。

「And your body cover, Sixty-nine moles, Sixty-nine moles, I don’t mind at all. Moles as raindrops fall, On my neck and nose, You look good to me, Let me taste them all.」字裡行間,滲漏出的意境。病態得叫人迷醉,失去了辨別方向的能力。偷嚐的滋味,把身上的污穢,統統吃掉,都沒關係。

接下來的〈Scheme Box〉。卻似乎是對一種戰爭狀態的控訴,那究竟是一場指令與服從的遊戲。不由得玩家去選擇。

「I bet you know, it’s like command. It’s not to think, just take a pill. Don’t look back. Just hide the conscience, hide the truth 」 而音樂上,是有別於主流樂隊的旋律。保留了一份,獨立樂隊共有的味道。

跳過一首,〈Phoney〉是專輯中,最叫人回味的曲目。那綿長的結他演奏,沒叫人留神,卻在後來發揮了比主唱更大的作用。前段稍微靜謐的氛圍,蟄伏著後半部的狂暴。鼓擊徐徐響起,開始急促緊密。貝斯聲亦趨然而至。這裡主唱的聲音,漸變得緊張,甚至是歇斯底里。直到後來全然Post-Rock的音樂格局,就是將一切推向極至。似乎一切都沒有平息下來的狀態。

〈Winter Of Deceit 〉作為一首instrumental曲目。緊接著〈Phoney〉是不俗的安排。說是instrumental,當然是Post-Rock的編曲。也許是混合了Post-Rock風格的Indie-rock樂隊太多,令到我產生了偏見。只要是Indie-rock樂隊譜寫instrumental的Post-rock樂隊,一定不會及那些全然偏向Post-rock的樂隊好。但〈Winter Of Deceit 〉是打破了我的偏見。

突然揚起的貝斯聲,在鼓和結他中相當突出。中間一陣停頓,為後來趨向剛猛的結他,留下了空間。也許沒有多餘的留白;卻叫人心服口服這隊樂隊,在song-based的曲目出色之餘,instrumental的作品,都是水準以上。

終究是波蘭樂隊製造的聲音。George Dorn Screams加深了我對這個國度的迷信。長期的陰暗,與冷冽的寒風。《Snow Lovers Are Dancing》這張唱片,應該可以延長這種蜷縮在被窩裡,躲避寒風的心情。


Phoney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