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13th Jan 2008 | 唱片

Picture

廠牌:摩登天空
唱片:IGO - Synth Love (2007)

整個樂壇都吹復古風。不獨是英倫樂、龐克和蹬鞋有復興的趨勢;就是電子流行樂也有回歸的徵兆。筆者要說的其實是,剛剛與中國廠牌-摩登天空簽了首張專輯合約,上海的電音組合IGO。

這支上海電音組合成員有二。主唱J Jay是一位曾於美國留學的青年,在留學以前他就已經組過樂團,於樂隊胡桃夾子任結他手,並發行了搖滾合輯《地下上海2000》。負責音樂創作的B6,則一直活躍於中國電音界,發行過不少於十張的電音專輯,並與國際間不少電子樂手合作。

IGO的組成過程比一般樂隊的故事來得有趣。在J Jay回留上海之時,他重組了自己的首隊樂隊-驚弓之鳥,並將曲目交給B6混音。當時J Jay的隊友裡面,就有幾個人是很討厭電子音樂,但B6卻就把他們的音樂全都混成了電子音樂。這個本來只是B6的一個小玩笑,卻令J Jay重新發現到自己的喜好;發覺到電子音樂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風格。順理成章地,這個巧合促成了IGO的組成。

IGO的首張專輯《Synth Love》開宗明義,就是一張合成器流行樂(Synth pop)專輯。依觀察,在中國云云眾多樂隊組合裡,不少樂隊都強調帶出本土色彩,在編曲上加入不少小調、京劇或中樂元素;可對IGO而言,本土色彩並不是重點。在《Synth Love》裡我們能夠察覺一眾合成器流行樂前輩的影子,如Depeche Mode、Pet Shop Boy及Soft Cell等。究其原因,可能是B6本身與國際電子樂手合作不少,就令《Synth Love》帶出非凡的國際視野。

專輯中的曲目質素平均。風格上是傳統的合成器流行樂模式;合成器與鍵盤並用,且加入富舞曲感覺的電子碎拍。以〈It's Not Easy〉、〈Synth Love〉、〈Fake Van Gogh〉等曲作例;就充滿了一切讓人亢奮的元素:舞曲的節奏,流麗的旋律及復古的電子聲效。歌詞上則以英語填寫;J Jay本來就是樂隊主唱,加上曾於美國留學,在演繹上是駕輕就熟。《Synth Love》這張專輯幾乎沒有可被挑剔的地方。

當然地,在合成器流行樂的風潮中,IGO未算是帶領者。早於2000年便已經有來自利物浦的Ladytron,後來者如Regina及Kent等樂隊,亦備受樂迷重視。而在中國,新褲子亦比IGO早起步,踏出本土的合成器流行樂第一步。但此種種,說是對IGO的障礙,倒不如說是提供了方便。有云「達者為先」。難保有一天,IGO會成為中國電音的第一線。


Fake Van Gogh

林京賢 | 6th Jan 2008 | 未分類

新勞動法的正式執法日期,為2008年1月1日;可工潮卻在早幾個月,已經爆發。今早外出跟親戚飲茶。親戚中,有個在大陸工廠當監督;他在工潮爆發之後,向同事借來了舊式望遠鏡,每天在宿舍頂樓俯瞰下去;看工人的鬥爭,以消磨時間。

究竟這條新法例的詳細為何?那是包括了硬性的加班補貼規定、勞工保險上的必須及以年份作單位計算的服務金。而現在的情況就是;資本家在一夜之間,被削去了半邊財產;也就是說工人們富起來了。工人抗命,爭取基本保障,我是支持的。但中間涉及到許多的階級意義,我就無意在這方面踏上一腳,所以不予批判。何況工潮嘛,本身就是很精彩,足夠成文。

「上一趟連武警都出動了,追著工人動起手來。」親戚說「不過工人也不是笨蛋,通通都躲在婦孺和孩子後面,我們不忍心老弱被打,於是叫停了武警。可他們還是揪起了一兩個滋事份子來打,揍得很傷。」

親戚道,每天都有固家幾個工人來欄柵前搗亂;丟石塊頭、撞欄、敲爛照明系統。他接著道,閉路電視已拍下了他們的樣子,而且公安也都鎖定了他們。那幾位工人的下場如何,大概可以想像得到。

而除了公安的執法之外,主管們都有自己的方法。因為在上級位置,就經常會被工人恐嚇,甚至被大幹一場。親戚上一次被一群工人包圍,有個小伙子上前首先挑釁,親戚二話不說,就摑了他一巴掌,後面的人自然散開。

「沒辦法呀。要對付他們,首先就不要被他們嚇倒。」聽起來好像很刺激,不過更精彩的部份卻在後頭。

「前幾天有另一個小伙子不怕死,在群眾起哄時拍打了老闆的車頭。」親戚暗笑著。我急著問,那跟著呢?跟著怎麼樣?他跟著說。

議一個。價錢。一個。男。工人。取去。他的一條腿。市場上。物價相當於。一輛國貨摩托車。兩張廉價梳化。又或者是。百多個香橙。於是。一群受雇的流氓。趁著。夜深。人靜。執著四百塊人民幣。潛進民房。向著工人。的一條腿。肆意地揍打。隔離的鄰居。大概。意識到了。卻沒有人敢走出房子。救那個年輕的男工人。早晨。那個工人。用剩下的一條腿。拖著跛了的另一條腿。逃離了工廠區。再沒有回過來。原因大家都清楚。因。為。他。拍。打。了。管理層。的。車。子。一。下。

 

這時候,在飯桌中有人喊了出來,說:「四百蚊咁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