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6th Nov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Silent Agreement
唱片:Freackle - I Don't Know Rockn' Roll (2007)

近年香港冒起了的Indie-Pop樂隊,如The Pancakes、My Little Airport、The Marshmallow Kisses等,均在獨立樂圈形成不同程度的迴響,影響力亦不容小覤。但,如果能將眼光再放遠一點;比香港的獨立音樂發展得早的台灣,也會是Indie Pop樂迷的一塊福地。

被媒體號稱為全台灣第一支「美食遊樂戀愛青春舞曲小樂隊」,於台中市的Freackle(中譯:雀班)樂隊,就是近年值得留意後起之秀。他們在本年度獲得海洋音樂祭評審團大賞,並於十月推出首張專輯《I Don't Know Rockn' Roll》,成為不少Indie-Pop樂迷注目的樂隊。

從「Freackle」一詞中,大概都會猜想到這支樂隊洋溢著一陣青春意味。《I Don't Know Rockn' Roll》的氣氛,跟陳綺貞初出道的音樂相像。同樣具有討人喜愛的生澀氣質;當然地,Freackle呈現出的是一種誇張化的歡愉感。以〈朋友之歌〉為例;主唱斑斑以甜美的聲線,唱出那積極的友情故事,就勵志得令筆者感到「使唔使咁開心呀?」而由斑斑與偉安合作演出的〈阿呆〉亦不煌多讓;輕掃木結他,傻氣的腔調;彌漫著一股青蔥。

習慣了香港Indie-Pop那套比較嚴肅,及傷感的題材。這與身於台灣的他們的反樸歸真,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樂迷又別被天真的歌詞迷惑,認為他們的技術幼嫩。在那些題材之下, Freackle的編曲其實充滿厚實的Jazz Pop底蘊。〈火星物語〉那段流麗的演奏,相當突出;置於中段的結他、貝斯及鼓手的輪流演奏,叫人疑惑怎麼一班玩Indie-Pop有如斯能耐,去玩這麼一段技術化的Jazz獨奏。而斑斑讀白亦滿堪玩味;對樂手介紹,讓人錯覺聽著的是演出錄音曲目。

儘管多番讚揚斑斑的演繹,但同樣令人感到有點突兀的,也是她過份刻意的可愛;太容易膩,容易聽得人心煩。幸好專輯還有像〈Sunset Time〉及〈登登登〉這類比較Soft的曲目調劑一下。

〈Sunset Time〉是專輯中唯一一首英語曲目。脫走出歡愉感的桎梏,突如其來的深情演繹;仍算討好。〈登登登〉,單看曲名,還以為是另一首〈太陽餅〉。可琴鍵譜出的樂章,卻是柔和得彷若安眠曲般,抱人入睡。

幾近是神經質的一張專輯。可以瘋癲,可以深情,更可以技術。雖則Freackle的音樂未算成熟,可當一隊位於大中華地區的後起之秀,有如此潛質;挑剔是需要,但更必要的是為他們作出相當的鼓舞吧。


(原文於2007年10月20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太陽餅

林京賢 | 23rd Nov 2007 | 音樂雜談, 众獨

Picture

梁翹柏,八十年代組成了浮世繪樂隊,在獨立音樂圈嶄露頭角。九十年代移居外國,九十後回到香港成為幕後音樂人,與王菲、盧巧音、黃貫中等流行歌手合作。到二OO七的今天,他與資深傳媒人陳海琪成立了娛樂文化公司-「電橙」,繼續推動本地音樂。

《Orange Melody》網上音樂雜誌,是「電橙」其中一項業目就是創辦網上音樂雜誌。自MCB停刊後,本地就幾乎沒有再出現過音樂雜誌。也是因為互聯網的便利關係,大家都紛紛登陸外國的音樂網站;華語的音樂文字媒體一下子沉寂了下來。此種種因素,也就是梁翹柏希望辦網上音樂雜誌的原因。

網上雜誌有優勢

雖然互聯網發展已久,音樂雜誌又在本地無競爭對手,可其中的困難是顯著的。直接來說,雜誌依然是紙上媒體的天下;究竟如何能夠發展出網上雜誌的優勢,而不被其他紙上媒體專美呢?細談之下,發現原來梁翹柏原來早有計策。

「其實網上雜誌有讀者來看,已經是賺了錢。最起碼,在於互聯網的優勢,它並不受地惑的影響。」他說道。

因著網絡音樂市場的開放,數碼化的音樂格式無孔不入。就在一堆泛濫的資訊當中,未有相應程度去辯識音樂種類的群眾;一本音樂雜誌就正好充當導遊的位置,替樂迷介紹好音樂。這個時勢下,音樂雜誌不應被解釋為一件副產品,而應該是與音樂唇齒相依的拍檔。

 (閱讀全文)

林京賢 | 22nd Nov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Progressio
唱片:Olafur Arnalds - Eulogy for Evolution (2007)

我們習慣龐統地把人分類,將性格特徵等都平面化。正如我們都不能想像,一個二十歲的青年,身兼幾支Hardcore樂隊的鼓手;他的個人專輯,居然是一張滲漏出壓抑情感、古典味濃的靜謐作品。二十歲青年叫Olafur Arnalds,來自冰島,專輯的名字是《Eulogy for Evolution》。

出生在冰島的Olafur Arnalds,無可避免地被拿來跟Sigur Ros、Jóhann Jóhannsson、Hilmar Örn Hilmarsson。但這並不表示Olafur Arnalds沒有獨當一面的資格。同樣地表現出孤絕的樂韻,大量地使用鋼琴和弦樂,彰顯出一般樂團難以觸及的古典氛圍。

〈0040〉奪人的前奏,恰好襯托起後段,彷若海浪輕拍岸邊的冷靜畫面。〈0048/0729〉裡運用的弦樂,與鋼琴鋪設在一起,竟令我錯覺是電子琴的和弦效果。整張專輯裡頭,都是以古典風格為基礎;惟有〈3055〉及〈3704/3837〉才出現了比較澎湃的結他和鼓擊;而〈3704/3837〉在尾段,那稍為突兀的接合位;像是唱片磁帶被刮花,而跳至另一曲的效果;又是否有甚麼暗示?這跟《Eulogy for Evolution》中,曲目全由數字命名,一樣的耐人尋味。


〈0048/0729〉

林京賢 | 16th Nov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Self-Production
唱片:The Marshmallow Kisses - I Wonder Why My Favorite Boy Leaves Me An EP(2004)

用比起音樂本質上更多的文字內容,去形容這張編曲簡潔的小品音樂,是否太執著?認識The Marshmallow Kisses來自他們於《In The Name Of AMK》中,翻唱〈I Always Love The One Who Doesn't Love Me〉;悠揚的大提琴,飄逸的電子琴響,略嫌把小品愛情唱得太悲壯,心裡卻暗自欣喜。

The Marshmallow Kisses的EP-《 I Wonder Why My Favorite Boy Leaves Me An EP》發行於2004年,得到了瑞典名樂團Club 8親身撰文推荐:「完美結合Bossa Nove 和 drum machin Pop、今日香港Indie Pop音樂最佳代表。」並曾在香港叱吒903電台豁達流行榜進榜七星期並榮登No.1。

成員Peter受過正統鋼琴訓練,亦有一手Bossa nova風格的吉他。Edine則是一把甜密女聲,配上富趣味的電子音效,更顯青澀。〈The Best Days We Used To Have〉,時間殺死在炎夏時光裡,無悔的戀愛。「Don't hope for second life, Don't worry 'bout aftermath, Don't let our chances turn to regret」在看似無責任的情感態度,卻又在跟接的〈My Dear Giant〉,流露出一種內化的,純粹的責任感。「Say it sucks and rots and stinks, It's not some homework just for hand in after all」是否當我們說「不在乎天長地久」時,卻都希望時間能夠盡量拖長一點。又或者,是每一個人都想對自己歷史,實行偉大的美化工程。並自欺欺人地,把巨大裂縫填上一層紫色油漆,以為人生是一件美輪美奐的精品。

〈everyone else is ahead, far ahead〉中,輕嘆出我們的失敗;其實誰都不需要誰扶一把,儘管讓人看到自己的面色發青。主打曲〈i wonder why my favorite boy leaves me in the rain〉在編曲上,明顯地更簡化;少女情懷,那些無傷大雅的自怨自艾;聽過很多,可還未聽膩。或者那是冰冷的鼓機節拍,在歌聲下產生的化學作用。事實上,在面對深富故事性的文字,此種形式的音樂,與其說是驅齊並駕,倒不如說成是一種催化物。


My Dear Gi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