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30th Oct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Noble
唱片:Piana - Eternal Castle (2007)

儘管口齒不清地的說話方式很美,但那不再屬於這個時期。年月洗禮,使不曾腐化的誓言與我們一同腐化;在灰色城市的一角廢墟,被棄置的不是廢物,卻是曾經並肩成長的羞澀。

Piana的新專輯《Eternal Castle》,除了是佐佐木直子首次露臉於封套上,也是三張專輯之中,主唱部分最多的作品。開首的〈With The Sea〉,彌漫著初生生命的柔和婉弱;陽光散落在藍色的海面上;直至到木結他聲揚起,〈Norway〉就正式告訴了我們,佐佐木直子不再羞於在人前唱歌;從前刻意留白的位置,已被歌聲充滿。

不敢評論,是從前的ambient之音好,還是今日的song-based較佳。因為除了〈Snowflakes〉及〈Prayer〉能夠保留上張專輯《Ephemeral》的電音味之外;其餘的曲目,都予人耳目一新之感。如結他演奏得相當溫婉的〈Two Of Us〉;電子琴與弦樂飄揚的〈Acient Note〉;及帶後搖滾風格的〈Beyond The Season〉,都是song-based的曲目。佐佐木直子的改變,是將從前的羞澀都一掃而空。剩下的都是旅律雋永,也更具流行元素的曲目。

是朝生暮死,還是永恆堡壘;我能下定論的是,對於她的成長,我們都應該欣然接受。畢竟村上春樹都已經由陰鬱青年,步向了積極的人生。Piana總不可能永遠地羞澀。最起碼,樂迷仍能從歌聲中,那些碎念的讀白,彷若在公園隨意哼出的旋律中,尋獲到那份不經意的童稚。而這一點足以令樂迷肯定,她仍然是我們認識的Piana,一個未被鉛華洗盡的女孩。


相關文章:
為捉不住的虛幻而喜悅《Ephemeral》

Norway

林京賢 | 26th Oct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Harbour Record
唱片:My Little Airport - 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 (2007)

之前訪問過P,當時他以「一場終極的悲劇」來形容將會推出的新專輯。同樣是青澀的愛情故事,對現世的不滿;但相比起來,新專輯《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的確是與以前的MLA分明了;憤怒的言詞更加徹底,卻也顯出了更大的無力感。

遲遲不敢下筆評論這張專輯,我是怕寫得太重,失去了樂曲原本的溫度;也怕寫得太輕,令歌詞原本承載的故事,無能表現出來。彷彿是偷偷地藏在美點裡的毒,藥效在沉重的歌詞裡慢慢散發。

〈j'ai peur〉是開場,由P的友人-阿雪填寫並唸出。有留意MLA的樂迷,不難發現這位詩人一直都有替MLA填詞;新曲裡,〈我愛官恩娜,都不及愛你的哨牙〉、〈奇人的離職〉和〈荔枝角公園〉中的詩唱部分,都是由她唱出。法語詩在MLA裡永遠擔當要職;雖則聽不明白法語,但憑木結他的梟梟音韻,不難嗅出它們的浪漫基因。

而一向喜歡在歌詞中自嘲和吐苦水的P,在新專輯亦寫下了幾首可堪玩味的作品。就友人教授法語,自己卻總是將「je pense à toi」(中譯:想念你),錯讀成「japan實瓜」一事,編寫了不插電的〈japan實瓜〉,及搖滾版本的〈je pense a toi〉。另一曲,〈我愛官恩娜,都不及愛你的哨牙〉以生活逸事,對友人的戲言啟發作成。而至於〈畢業變成失業〉,則就是講出自己在畢業後,處處碰壁,找不著工作的苦況。都是些比較輕鬆的曲目。

不過就像前文所言,今次他們的態度更加徹底,是顯而易見的。〈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就來得比以前那堆愛情故事激動。大概沒甚麼能比坐上「一班會爆炸的飛機」來得絕望;還有那杯「會吐血的香檳」和「喝醉之前的擁抱」,都是朝思暮想所產生的極端。而就著現實中的控訴,亦有〈悲傷的採購〉和〈Indie悲歌〉兩曲。〈悲傷的採購〉,講述工作裡感到的茫然;前境不明朗,愈漸遙遠的夢想,日復日的生活所帶來的沮喪。〈Indie悲歌〉則像是上張專輯的〈就當我是張如城〉,只是字句來得更加直接;彷若是每個獨立音樂人的苦況,在此曲都被一一指出。

只是,若想用激動言詞來為MLA大造文章,就不免有點不忠實。喜歡他們的理由,十裡有九還是因為天真青澀的愛情故事。幻想與暗戀著的人,發展美好的感情,卻連掛電話給對方的勇氣都沒有,〈馬田的心事〉交代出我們共同經歷過的暗戀故事。〈奇人的離職〉,就是在面對情人的離開,友誼的流逝;卻又無力去制止或者改變,只能流下淚水的場面。〈和陳五msn〉則是連綿的情話;意亂情迷的字句,叫人聽著時泛起一絲羞澀的微笑。

〈荔枝角公園〉和〈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是專輯中最突出的曲目;〈荔枝角公園〉被一層溫婉的氛圍包袱著,若果不是由那把帶點沙啞的聲線,唸出的一段法語詩;大概就會是一首Ambient的作品了。〈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同樣是相當講求氛圍的作品;混合器、口琴、木片琴、木結他和背境的人聲;一串串的詩句由P和Nicola順序唸唱,抑發了一種慵懶的頹靡感。

不可不是的是,Nicola比起前上一張專輯參與多了創作部分。〈dolly and bb will not wake up anymore〉和〈my little k and j〉兩曲,她都包辦了詞曲的創作。而〈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Indie 悲歌〉、〈je pense a toi〉、〈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幾曲中,亦參與了編曲的工作。雖然Nicola的個人作品在專輯中未算突出,但在下張專輯相信會有更大的發揮吧!


林京賢 | 24th Oct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Self Production
唱片:Radiohead - In Rainbows(2007)

彩虹,一種光學現象。陽光穿透懸在半空中的水珠,經過折射,在天空中產生成一道七彩的光環。遠眺去彩虹,是七原色構成的美麗景象。但若果是「身在彩虹」裡,顏色將不再清澈呈明;大概只能夠是一陣混沌的場面。

如果主唱Thom Yorke於去年的個人專輯-《The Eraser》,未能替作為Radiohead迷的你解渴;那隔了四年的最新專輯-《In Rainbows》,就肯定會令你欣喜若狂。

講到他們的歷史,可能更多人比筆者還要熟悉很多。由自卑自憐的〈Creep〉成為搖滾名曲開始;《Ok Computer》驚為天下的實驗電子搖滾;到上張專輯《Hail To The Thief》鮮明的反戰意識。這些事件除了作為樂隊的年代表外,也許能解釋到Radiohead的成功不獨是在技術上的精煉,又或者是Yorke自省的歌詞和聲線;更令人滿意的答案,該是他們對求變的態度,屢屢在音樂上鑽研創新;不落入「樂隊風格」的窠臼之故。

憑前幾張專輯的經驗,他們在電子樂上的趨向已經相當明顯;《In Rainbows》亦順理成章地成為一張帶電子味的搖滾唱片。首兩曲〈15 Step〉及〈Bodysnatchers〉在專輯中來說,是比較清新的曲目;可思維仍然停留在《Kid A》的時期;但是接下來的〈Nude〉卻讓筆者聽到他們的新方向;連綿的貝斯與迷離的歌聲,與鍵盤的滲透;是一種介乎在陰鬱與優閒之間的氛圍。〈Weird Fishes/Arpeggi〉亦是如此,向著更moody的形式走去。

至於剛才提到的電子味,從〈All I Need〉及〈Reckoner〉兩曲就最能體現出來。〈All I Need〉中,簡潔清脆的鼓擊,空曠感十足的混合器;就散發出Ambient及Trip-Hop味道。至於〈Reckoner〉,彷是電子舞曲的裝潢,但以神傷的歌聲和結他為實;中段插入的和弦鍵盤,像是他們一個小小的實驗,為曲目增添了不了趣味。當然地,他們的搖滾樂曲還是迷人的。像是〈Jigsaw Falling Into Place〉便是一首英濃搖滾味相當重的Indie-Rock作品;明快的節奏,Yorke那平穩而具懾力的聲線,是信心的保證。

最後想一提的是,今次的《In Rainbows》是提供網購boxset之外,同時開放給公眾在網站下載的。雖然未知boxset的確實銷情如何,但想來此舉動又是一次對唱片業的衝激;Radiohead在音樂上或是行政上,都是如此具話題性。



(原文於2007年10月20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林京賢 | 5th Oct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Self Production
唱片:Metal Safari - Return To My Blood(2006)

接待了Metal Safari的香港站演出。臨別時,主唱INAMOTO為我在唱片封套上簽了名,又寫上了「鋼鐵無慈悲」五字。當時腦筋轉不過來,想不起「鋼鐵無慈悲」的意思;後來經他一提,才知道那表是示-「Metal No Mercy」。

《Return To My Blood》是他們首張專輯,發行於2006年。Metal Safari自言最愛樂團是Pantera。而從《Return To My Blood》的曲目看來,亦不難得知Thrash Metal對他們的深重影響。〈The Beginning〉是首兩分五十秒的Acoustic Guitar作品;承襲Thrash樂隊的傳統,為專輯製造出柔和的開首。〈Return To My Blood〉是主打曲目,亦為全碟中最偏向新派美利堅金屬的作品;稍稍混和了Hardcore元素,仍沒犧牲了重金屬的狠勁,那段流麗的結他獨奏足證此點。

聆聽東洋音樂,不論是流行曲還是金屬樂,日本人都能夠滲入自家的哲學。以〈光‧KOU〉、〈The Lost Actuality〉及〈黑視界‧Kokushikai〉等曲為例;〈光‧KOU〉主唱的一段清聲吶喊,及至尾末那段悲愴的演唱,就散發出日本傳統曲樂的底蘊。〈The Lost Actuality〉前奏裡那手高亢的結他演奏,則透視到日本音樂一直在編曲上的專注;加入非以技術為重,但順耳花巧的樂器。至於〈黑視界‧Kokushikai〉,驚喜不在任何樂器的演奏上;而是主唱的說唱技巧,不似西洋的Rapper般狠快,卻是一直聞名於流行樂的Japanese Rap,貫徹著自成一派的東洋音樂風格。



相關網頁/文章:
Metal Safari@MySpace
東洋金屬新貴(評論文章)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