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4th Sep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Killer Pimp / TuneCore
唱片: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2007)

這是被美譽為「紐約最吵耳的樂隊」-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把Noise Rock及Shoegaze 揉合出的風格,加上低沉的主唱聲線;組成不過三年,經已聚集了一群樂迷,並得到有名音樂網站-Pitchfork的多番推薦。九月,他們推出了樂隊的第二張同名作品《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復古是近年樂壇的大趨勢,有部分樂迷更戲言聽到《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以為是另一名Noise Pop樂隊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推出的新專輯。筆者並不認為這有貶意,大概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的確潛藏著前輩們的音樂底蘊。可,他們更明顯的是做著一種更為吵耳,更具搖滾氣息 的Noise Rock。而且令人聯想起美好的80 年代樂團,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吧。

自言受My Bloody Valentina影響的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在〈Missing You 〉就正正透視到這方面的影響;沉鬱的主唱聲線,加上動感的節拍,令人不自覺地聯想到久違了的C86之音。〈Don’t Think Lover〉開首暴發出dance味濃郁的電音碎拍,緊接著揚起的結他,是Shoegaze模式的設計,披露了A Place To Bury Stranger的音樂底蘊。〈Another Step Away〉則是一首擁抱著黑暗氛圍的中板速度曲目;值得注意是那妖氣的bassline,處處勾起另一經典後朋克樂隊-Joy Division的影子。可筆者又不想陳腔濫調地,把作品定義為受80年代,後朋克音樂的繼承品;這是他們重新包裝過的黑暗哲學。而〈I Know I’ll See You〉亦是黑暗內斂的作品。機械化,重複性,並刻意抹去情感牽動的冷傲腔調,散發出一陣無力感。

且不提他們的陰暗作品,其中的Indie Rock及C86風格也相當突出。〈Breathe〉尤其出色,C86濃厚得不能化開,彷如呢喃的唱腔,跳脫的結他彈奏;流行化且容易入耳。而〈She Dies〉更是不負「不負紐約最吵耳樂隊」之名,並且是整張專輯最為動人的曲目。那高速節拍和狂亂的結他,叫人精神一振,也是整張專輯高潮所在。

復古乃恆常現象;《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在Joy Division、My Bloody Valentine及The Jesus and Mary Chain在復古之餘,仍然能突出自己的個人音樂風格;筆者認為,屬是樂壇積極氣象之一。



(原文於2007年9月23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林京賢 | 18th Sep 2007 | 未分類
世界上最可怕的錯配,應該是有人希望把林俊傑的〈會有那麼一天〉翻譯成英語,再插在MEW的〈King Christian〉裡。總是喜歡那掩藏在甜密旋律背後,叫人蹙起眉頭的歌詞。若果將二戰裡生離死別的愛情故事,交由 Jonas Bjerre演繹,效果肯定更悲壯。

前陣子總算翻起了兩張Stanley Kurbrick的大作來看-《Lolita》和《Eyes Wide Shut》。《Lolita》還看得下去,雖然覺得那個可憐兮兮的老頭很像我自己;不過《Eyes Wide Shut》才叫我受不了,只是看了Disc 1就放棄了。心情太惡劣,繼續看這樣的片子,肯定會對全人類失去信心。

林京賢 | 12th Sep 2007 | 音樂雜談, 众獨

Picture
  (圖片來源自:www.myspace.com/metalsafari

經過了台灣及北京兩站。Metal Safari九月終於要來到香港,進行他們亞洲演唱的最後一站。重金屬音樂席捲全球,不單是歐美地區;就連是亞州地區亦在熱潮之中。而日本在亞州大陸裡可稱是表表者,屢出優異的重金屬樂團,而每年度都有不同的金屬音樂節目。以近年的樂團來計算,Metal Safari可算是一個奇葩。

冒起的關鍵

成立於二OO五年三月。成員是INAMOTO(主唱)、Hiro-yuki(結他)、JUN(貝斯)及YAZU(Drum)。作為樂隊發起人的INAMOTO、Hiro-yuki 和YAZU說過,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遍佈國際。他們很快便製作了三首的試作品,並免費派發予樂迷,以作宣傳。至於貝斯手 JUN 則是在同年六月加入。成就了今日Metal Safari的陣形。

Metal Safari在日本冒起得很快。歸根究底,除了其音樂討人歡喜外,其實積極於推出作品也是取勝關鍵。在成立短短兩年,他們經已推出了四張Demo集,分別是《Release》、《Return To Blood》、《Hell's Blast》及《The First 7 songs》(Full Demo Album)。他們並於二OO六年五月,推出了正式專輯《Return To Blood》。

 (閱讀全文)

林京賢 | 9th Sep 2007 | 唱片

Picture
廠牌:Universal
唱片:The Durutti Column - Idiot Savants (2007)

隨著經典廠牌「Factory」的創辦人Tony Wilson去世,樂壇重新對這個廠牌注視起來。而筆者今次要介紹的是,同樣出身自「Factory」的曼城樂隊-The Durutti Column。

The Durutti Column 核心成員是結他手Vini Reilly。雖然他不像Joy Division,New Order及Happy Monday等同門兄弟般名氣,可由Vini Reilly組樂團起,他在搖滾樂界已打滾了三十年之多,是一個長壽音樂人。

假若把Vini Reill的個人專輯都加入到The Durutti Column的作品裡去的話(始終Vini Reill才是The Durutti Column的核心);The Durutti Column於本年推出的《Idiot Savants》,就已經是樂隊第11張專輯。   

究竟是甚麼使The Durutti Column「長做長有」呢?除了是Vini低迷的嗓音,他那手古意盎然,然而又處處散發出黑暗氣息的結他手法,也是The Durutti Column的魅力源頭。

《Idiot Savants》已經是邀來了Poppy Roberts當女主唱,首曲〈Better Must Come〉中Poppy Roberts的虛幻嗓音與Vini的頹靡腔調對唱,恰到好處,令音樂彌漫著縈繞不散的陰沉感。〈Interleukin 2〉長達一分鐘的結他前奏,與踏鼓的重音,令後來揚起的女聲增添了不少神秘感;斷斷續續的主唱,似是在了無人跡的沙漠上演唱而傳來的回音。

Poppy的聲線固然為新唱片換來不少分數,可Vini的演唱也不「輸蝕」。〈2 Times Nice〉中,稍微激烈的鼓激,張揚的結他,與他的腔調形成了有趣的對比。〈No Last Surprise〉中的迷幻結他,伴隨著他疏離而內斂的聲線,形成了一層迷霧,撲向聽眾心裡深處。

當然地,要體現Vivn的「內斂」,就不僅在他的歌聲,而更應該在結他裡尋找。長達9分鐘的〈Please Let Me Sleep〉 ,奏著重複的和弦,情緒起伏體現在突然插入的獨奏;而在尾段倏地揚起的歌聲,叫人感動之餘,亦應把眼睛閉緊;好讓專注力回到耳朵,把其他的一切忘掉。

(原文於2007年9月10日《文匯報》副刊「耳油未盡」,已作部分修改。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