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6th May 2007 | 唱片
http://www.fileden.com/files/2006/12/1/445513/retros-cutoff.jpg

唱片:Re-Tros - 《Cut Off!》(2005)
廠牌:Modernsky(摩登天空)

過時的唱片不怕寫,尤其是聽得我歡喜的唱片。自問聽過的華人後朋克樂隊不多,首先是Fruitpunch,之後是The Yours,再後來則是這支來自內地的Re-tros(重塑雕像的權利)。聆聽Re-tros的過程對於我這個浸淫在八O年代搖滾的人來說,固然是有親切感。他們由衷地呈現出那年代的氣質,沉鬱的貝斯,跳脫的鼓擊與結他;呀...或者這年頭聽得太多所謂改良了的後朋克音樂,卻都不如Re-Tros那樣觸動。

Re-tros曾經來過香港演出,但我錯失了其演出。他們來頭不少,成員分別是華東(主唱/結他)、、劉敏(主唱/貝斯)及馬輝(鼓);主唱華東本身就是Badhead廠牌旗下,另一有名樂隊PK14的前鼓手;而於2005年推出的EP《Cut Off》的鍵盤部分,更是請來了Brian Eno客串錄音。

《Cut Off!》是不能看輕的一張EP,儘管只有六首曲目,但它絕對是一個中國搖滾的驚喜。華東那彷Peter Murphy的腔調,劉敏的Death Rock狠勁,男女對唱造就出混沌的氛圍。曲風是游走在朋克與歌德之間,亦即舊年代所稱呼的「死亡派」;我們可輕易找到Joy Division、Bauhaus及Christian Dealth等經曲樂隊的搖滾步伐;又,如果你有留意Re-Tros的歌詞,你不可能會忽略到Gang Of Four對他們的深重影響。

Re-Tros的歌詞就是中國搖滾樂隊不敢寫的東西 - 政治性題材。好,不是沒有,只是沒有一隊會寫得這樣坦蕩蕩。像〈Die In 1977〉,"It's from a beat under your skin. It brings a wild sensation in 1977, the tape-machine repeat the same word with different language."稍有上歷史課的同學,該知道1977發生了甚麼事吧!?又例如〈If the monkey becomes (to be) the king〉,"The lion started screaming as it faced the chaos. The Country-Zoo is burning, oh it's burning. And the monkey, it becomes (to be) the king, oh, it becomes (to be) the king"擺脫了後朋克一向「自溺」的桎梏,敢言地對巨大機器作那樣的嘲諷,大概誰都會佩服他們的勇氣。

作為一張EP,我固然難去評論其完整與否。但,在聽罷整張唱片的感覺是流暢得很,最起碼途中沒有一絲的納悶與不耐煩。或許你會厭惡他們義無反顧地造八O年代的聲音,但請放開懷抱去想,音樂總是好的。無聊一說,他們的安然無羔大概也是中國搖滾的另一驚喜吧!在我認識的內地樂隊裡面,除了Re-Tros之外,敢唱政治題材的樂隊就只有盤古樂隊了。不認識他們?他們是內地Grunge Rock先鋒,也算是內地最有政治性的樂隊,他們的存在曾經在內地獨立音樂圈牽起一陣漣漪。只是...... 幾年以前他們就因為政治理由要逃往台灣去了......

Re-Tros - Boys In Cage


林京賢 | 21st May 2007 | 唱片
http://phaedrus1211.mysinablog.com/resserver.php?resource=686736-cover.jpg

唱片:World's End Girlfriend - 《hurtbreak wonderland》(2007)
廠牌:Elfin's Private Music Chest

World's End Girlfriend究竟要怎樣譯成中文呢?世界末日女孩?好像不太洽當。字義外,我又觀察到的一個怪現象,通常名字冗長如此的,都會是後搖滾樂隊,例子如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及Explosions In The Sky。聞說樂隊的長名字是來自「後現代主義的文本解釋論追求的寄生」(?),不置可否,看成是一個普遍現象該會輕鬆一點。

World's End Girlfriend對上一張作品是與另一後搖樂隊Mono合作的《Palmless Prayer Mass Murder Refrain》,只有一曲,全長七十四分鍾;奈何自己不喜歡Mono,沒法子投入。但在剛推出的《hurtbreak wonderland》,卻是帶我回到了他們那個 - 溫婉又殘暴,謐靜而激烈的世界。並不是我神經錯亂,這語義上的矛盾,的確是對他們最貼切的形容。喜歡他們的朋友大概會記得〈We are the massacre〉的MV吧?游揚弦樂配合下,飛散的血和肉,被碾碎的骨頭,一擺擺屍體疊起的畫面;渲染力十足的畫面。

World's End Girlfriend最突出的是他們懂得用音樂去說故事,尤其是那些偏長的故事。新專輯《hurtbreak wonderland》繼續打造史詩式樂章,隨著短短的前奏〈Wandering〉完結,〈Birthday Resistance〉裡隱約的木門開合聲,像是告訴了我這是一個關於出走的故事。高張的音樂揚起,旋即又沉靜下來,成為了〈100 Year Of Choke〉那碎拍電鼓,自己認為那是Post-Rock與IDM的融合體現,但又沒有因此而令他們的傷懷退色。整整十三分鍾的曲目,愈趨激烈的鋪排,是無從估計的震撼。討我喜歡的是像〈Ghost Of A House Under The Chandelier〉,一反常態的流麗琴聲,基本上佔去了整首曲目的戲份,〈The Octuple Personality And Eleven Crows〉則是另一玩味傑作,Jazz味濃厚得無法分解,色士風時而像黑人樂手在酒吧裡,湊給落寞客人的樂章一樣,時而又變得稚氣起來,跳脫得像無邪的孩子。只有三分鐘的〈Breath Or Castle Balled〉顯得正路,恰如其分地展現出World's End Girlfriend式的悲痛。〈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是全碟最尾一曲,取其曲名 - 「河川被故事注滿了」,解讀為回億的溜走準沒錯。木結他與琴鍵的緩慢游暢,似是訴說著一個似曾相識,古老而淒涼的故事。

World's End Girlfriend - 100 years of choke


林京賢 | 16th May 2007 | 單曲

Picture
一直嫌Interpol太乾淨,玩不出後朋克的黑暗和粗糙。有人說Interpol是最能繼承Joy Division衣缽的樂隊,我始終不能認同。前幾日剛收到了Interpol的新曲,嗯,正確來說應該是幾首Live Bootleg。風格沒轉,不過編曲卻是比以前豐富以及變得低迴。姑且看看新唱片又能否喚起我一直對他們的冷視好了。

Interpol - Mammoth


林京賢 | 9th May 2007 | 也談電影
Picture
Ian Curtis傳記電影《Control》將於今康城影展首放,是廣大樂迷的喜訊。好事成雙,據消息指所有Joy Division的唱片、Bootleg及B Side會將會修復再推出,當中還包括了經典現場錄影《We Are The Young Man》。作為一個Joy記迷,實在高興得不得了;待唱片重新推出後,還可以借機會寫寫Joy Division的碟評(我實在恨左好很耐)。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