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14th Dec 2006 | 未分類
這是一篇我昨夜在天星碼頭的所見所聞。相信未有親歷現場,而又讀了報紙或看了新聞報道的朋友必定會對示威者有所誤解,但希望各位能夠了解到,今次活動的混亂狀況,警方有絕對的責任。

警方製造混亂 濫用武力

一開始,本來打算和平靜坐的十三位,不知何故突然被警方包圍不得離開,又加上警方以「安全理由」架起鐵馬;昨夜天星碼頭的嚴峻情況,警方可謂「功不可抹」!雖然今日報章大肆用「起哄」及「混亂」等具貶義的字詞,不過依我所見,整晚參與的朋友目標其實非常清晰,就是要求警方釋放最裡層被包圍的朋友,及要求孫明楊現身回應市民訴求,可惜警方並不願意放人,還令那十三位朋友動彈不得地停留在原地達七個小時之多,而孫先生亦未有回應市民訴求。市民才用激進的方式,希望達到能夠令該班朋友衝出包圍。

依我愚見,碼頭外乃公共空間,而最初十三位朋友靜坐時亦未有其他行動,不解警方何以無故包圍該班朋友。更令人憤慨的是,當我們要求警方予該班朋友如廁時,警察禁止他們走出包圍網去如廁,而當某朋友「忍無可忍」之時,利用膠袋小解,警方竟然取出攝影機拍攝了整個過程!這嚴重侵犯了該朋友,完全是「影像暴力」!而他們在與抗爭者在混亂之間亦用了許多非必要的暴力,例如為避免被攝錄鏡頭拍到,在混亂間不斷用腳掃踢示威者的腿部,又用力握著示威者的頸部。途中,我有兩位朋友亦被警員襲擊,令致頸部、腿及手臂受傷。(新聞報導說只有一名示威者傷者,絕不妥當。)而當整晚活動至尾聲時,十三位朋友經已被帶上警車,有一位朋友跑到馬路去阻止警車前進,而警車竟妄顧該名朋友的安全,繼續開車,警方的執法令人不期然想到當年的天安門事件,叫人毛骨悚然。

無理拆卸 漠視歷史文化

政府對拆除天星碼頭表示已諮詢多時,但其實在清拆活動之前,已有大量民意要求保留天星碼頭;以及,政府也涉嫌隱瞞在2001年一份由古物古蹟辦事處就天星碼頭所作的的天星碼頭評價報告,依內容指,古物古蹟辦事處並不歡迎拆卸天星碼頭。

而孫明楊局在今日十時許指可能在海濱長廊建加入天星碼頭特色,但這可謂「多此一舉」!一個完整無缺,具有歷史價值的天星碼頭就在我們的眼前。純粹為商業利益,實際主義而拆卸天星,是對香港歷史的不尊重,香港市民的不尊重。而且,據長春社理事熊永達博士指出,天星並非非拆不可,他提出了三項理由:「1. 首先,連接民耀街的P2路網絡,在預定的路線上只在天星碼頭鐘樓旁經過,因此只需把定線的位置稍向北移,天星碼頭鐘樓和皇后碼頭即可在不影響道路路線下,可以保存下來;2. 至於機場鐵路的掉車隧道,由於是以隧道形式設置在地底數十米的深處,故在地面上的天星碼頭鐘樓和皇后碼頭並不一定會阻礙地底下的工程,故此亦無非拆不可的理由;3. 最後,民耀街箱形排水暗渠的情況,由於與機場鐵路的掉車隧道在同一水平,即是亦會在地底數十米下進行工程,基於與機場鐵路掉車隧道同樣的理由,要清拆地面的天星碼頭鐘樓和皇后碼頭,並不合理。」

http://www.conservancy.org.hk/preleases/20060920.htm

天星碼頭的保留價值

鐘樓是由E Dent承造,與英國西敏寺大笨鐘同一製造商,目前已經停產,亦是香港最後一個機械鐘,為真古董。雖然有許多人表示鐘樓只有四十八年歷史(其實昨夜已經是四十九年),未足五十年不合文化遺跡定義,但各位應想一想,一件有歷史價值的文物,是否都要單憑定義,一成不變地跟隨呢? 再者,天星碼頭陪伴港人多時,此時不爭取,直到香港全「中環化」以後,這個沒歷史建築的香港,又如何建立香港人建立對香港的感情及認同感!?香港不再是殖民地,大眾實在有權保留各種有香港歷史價值的文物,而不是坐以待斃,各位愛香港的市民,請盡你我每一分力,所有辦法,保留我們的碼頭,我們的鐘樓!

林京賢 | 12th Dec 2006 | 記錄心情

PicturePicturePicture

它的巨大
不在於體積
在於那頻繁的上落客
密集的腳步聲
陳舊又親切的氣味
及熟悉的鐘嗚聲

而這種種都令我不敢相信

一個嶄新的鉛球
竟能夠一下子把它
擊碎

朋友們登上了鐘樓,繼續為歷史文化作最後的抗爭。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即使如此,努力地建設烏托邦世界,總算是英雄好漢。相比起,不明亦不為自己守護什麼的我,寫一首詩的作用究竟有多大呢?我只好承認自己懦弱,思路矛盾且混亂,反理性也反形而上,一個等待信仰的靈魂。或許我需要一個出口,需要憑剎那的憤慨去重整一下生活。

鬥爭大概失敗了,Yumiko甩褲才是今期焦點,保護文物的朋友放棄吧!

Photo taken by Kith


林京賢 | 9th Dec 2006 | 唱片

Picture

你未必認識Sean Lennon,但一定認識他的父親 - John Lennon。父子兵來說,Tim Buckley與Jeff Buckley肯定是最成功的,至於Sean在父親的豐功偉業比較下,未免顯得淒酸,乏人問津。平心而論,Sean不比John遜色,以優美的流行旋律配搭實驗聲效,是Alternative pop界的奇材。

近來Sean推出了新專輯《Friendly Fire》,相隔他上一張專輯《Half Horse Half Musician》八年,不是一段短時間。六十年代的流行旋律及彷古的結他演奏、經過現代效果器的扭曲;散發出的憂怨音色,慵懶頹靡的腔調,貫穿了整張專輯。


林京賢 | 6th Dec 2006 | 未分類

Picture

應該有朋友留意到,近日我的Side Bar裡多了一欄「閱讀/聆聽」,其實這是豆瓣網站的「豆瓣收藏秀」服務。當然地,我用豆瓣不是用作「秀」,而是用來彌補在這個時代,因為資訊泛濫的空虛感。

天性喜愛將事物整理,分門別類。豆瓣正好滿足到我,特別是在電影及書藉方面。一直,我都認為VCD是快將被淘汰的產物,所以我不買VCD,卻又沒有餘錢買DVD這動輒就花我百多元的玩意;所以,我大部分的電影不是從朋友處借來,就是在影視店租的。至於書藉更甚,有過半數喜愛的書都是從圖書館借來,會買的都只是一堆工具書(還要是簡化字版)。

這種感覺,就似是你將存款進銀行卻不獲發存摺或月結單。因為缺乏實物,流質的物體,讓人變得對自己讀過的看過的聽過的印象變得模糊。而豆瓣,卻可以將這些流質的資訊一一紀錄下來(還可分為,讀過了/最近在讀/想讀等的形式),令人安心地放下過去,安心地去找新的資訊,還真是體貼。

在這個資訊恐慌的過程中找到了一個平衡點是很好,只寄望這不是遇溺者在危亂間抓住的水草。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