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7th May 2006 | 音樂雜談

Picture

2:20,剛被雨洗過的天空呈現一陣灰褐色。我,Kimi及燕,邊將幾箱蒸餾水搬上計程車,邊擔心著會否因為天氣的惡劣,而令入場人次減少。

2:40,與計程車司機在Warehouse的鈄上坡路發生了些微爭執,他本來不多願駛上鈄坡,但在堅持之下,我們還是把司機說服下來。在表演之前遇到了天雨,又遇到了麻煩司機,bandshow未開始己經意外多多。

4:00,MYH的成員和朋友們陸陸續續地來到,氣氛倏然變得輕鬆過來。

5:30,多隊樂隊的Member紛紛到齊,觀眾亦開始聚集到大門口和籃球場上,令我們舒心了不少。

7:30,表演正式開始,各工作單位經已就緒。emoticon

 (閱讀全文)

林京賢 | 23rd May 2006 | 單曲

Picture
直進心扉的歌詞,害我整夜沐浴在不可觸及的回億裡。
妳那頭飛揚的秀髮,和在我耳邊的喁喁細語,
像一片矇矓的紫霞,迷離又迷人。
此際,我無法再憶起更多。
因為每每想到這裡,我都已經醉得不省人事。

 (閱讀全文)

林京賢 | 15th May 2006 | 唱片
Picture
一隊來自美國俄亥俄洲 - 辛辛那提市的Alternative pop樂隊。筆者孤陋寡聞,根本不知道那裡是辛辛那提市。而據他們所說,他們的名字 - Over The Rhine裡的"Rhine"一字就是取自辛辛那提市內,一處叫「萊茵河」的地方(不清楚是正式名字還是居民所取的)。

那裡充斥住荒廢了的大廈,裡面盡是一些毒品和賣淫的勾當。而在他們的心目中,「萊茵河」是一個資本主義與罪行,嚴肅與秀麗,混亂與繁榮的一個地方。只要稍微推敲一下,不難猜到他們名字裡是一份怎麼樣的寄託。隊中成員亦曾在一個訪問中說過 "We needed a name. We were flying hand in hand through the black and holy sky. We were Over the Rhine."
 (閱讀全文)

林京賢 | 10th May 2006 | 單曲
Picture

你那空洞的眼神,彷彿能洞悉紅塵不過一場夢,以及看到不能夠被肉眼真切看到的事物。我知道,你筆下那些深刻的句子,或許未能表達出你所有的苦痛。奈何我們只能從那破碎的字詞間窺探你的內心世界,如同你用空洞的眼神窺探世界,再寫下這支離破碎,充滿缺憾的世界觀。不過,或許你為我們呈現的世界才是世界真實的一面。世界本來不就是充滿苦痛與失落嗎?就如同你的字句一樣。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