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京賢 | 27th Nov 2010 | 唱片

Picture

廠牌:Sub Pop
唱片:Avi Buffalo - Avi Buffalo(2010)

Avi Buffalo是一種能夠喚回你與兒時玩伴在海濱上堆沙戲水那一段回憶的美好音樂,儘管那些歲月對你這個每天忍受著珠三角洲廢氣,無止盡加班和地產商折磨的都市人其實不曾發生過。遙想在地先祖捕漁的光景,三面環海的優良地理環境對你而言仍然是不著邊際。香江人來發揮我們帶著阿Q精神的終極幻想,藉音樂去憑弔那些仍未出生卻已流產的孩提時代。

來自加州長灘市的Avi Buffalo,光看他們〈What’s In It For〉MV中陽光映照森林的場景,就知道他們是一群愛好大自然的好孩子;主唱那自然卷的短髮和溫馴無害的模樣,散發出一種地道的加州氣息。2009年推出單曲《What’s In It For》為樂團打響頭炮,而本年四月推出的首張同名專輯《Avi Buffalo》亦沒有令我們失望,帶著點點懷舊氣息的結他勾弦和管弦樂器,穿插在其中的效果器不覺突兀,既配合樂團自傲的溫柔氣質,又達到畫龍點晴之效。男聲主唱有一把親和力十足的沙啞聲線,在〈What’s In It For〉和〈Jessica〉的表現尤其出色;不過真正吸引我的卻是女聲,自私地認為〈Where’s Your Dirty Mind〉應該是Avi Buffalo的anthem,無敵旋律以女主唱那種不帶感情的語調揚起,讓人不期然想起與The Velvet Underground合作無間的Nico;歌詞中對那種對青春企圖心描寫略帶幽默而不覺沉重,讓樂團擺脫一般慘綠青年的文藝腔,表現出加州青年該有的良好榜樣。

近年Sub Pop廠牌發掘的好團一個接一個,而且又非常多元化。早期以Grunge Rock為金漆招牌,後來愈漸多元化滲進了許多Indie-pop類的樂團。之前被他們挪至旗下的巴西樂團CSS,雖然感覺是氣數已盡,卻是我近年最愛的舞曲類樂團之一。今年他們簽下Avi Buffalo的確是讓我對這個老廠牌予以再一次的肯定目光。

What's In It For

Where's Your Dirty Mind


林京賢 | 26th Nov 2010 | 唱片

Picture

廠牌:Matador
唱片:Interpol - Interpol(2010)

一直覺得Interpol在整個Post-Punk Revival樂團中是最乾淨俐落的。我指的乾淨俐落不只是他們一身筆挺西裝,或是貝斯手那酷似納粹黨的臂章;而是在他們音樂脈絡中隱約可見的規律感。從排列齊整得像是有病態潔癖的結他與鼓點,到那明暗喻排比頂真皆齊的歌詞(主唱Paul大學時的確是主修文學),永遠機械性地行動似是一群訓練有素的儀仗隊,看不到一絲多餘的動作或雜音。

這樣一點都不親切的形象,其實和其他Post-Punk Revival樂團如The Killers、Bloc Party或Arctic Monkeys的隨性形象是有點格格不入,但我深信Interpol的立足點,正正就是因為他們對乾淨俐落有著非凡人的執著與挑剔才能造就出來。

之前與大廠牌Capitol推出的《Our Love to Admire》令樂團嚐到了卻步難行的滋味,同時領會到許多音樂前輩一直強調的事實-「主流之道不等於康莊大道」這一回事。而當Interpol真的狠下心腸與Capitol講分手,要與老相好Matador再續前緣推出第一張同名專輯《Interpol》時,又爆出創團成員貝斯手Carol D在專輯錄製完成後就要離團的決定。

我在想樂團來到第四張專輯才選用同名專輯,會不會是一種宣示性的行為?或許是他們在歷經雙重挫敗後,想告訴廣大樂迷們自己將要revival的一個訊息?雖然「非首張同名專輯」這個概念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且後龐老祖宗The Cure的同名專輯還蠻爛的),不過作為樂團四位成員的最後一次合作,大家還是會期待這一張專輯的紀念意義。

雖然說聽Interpol的人就是喜歡他們的冷僻低調,然而我們還是可以找到每一張作品中有「點題作」地位的曲目。像是在《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中的〈Obstacle 1〉或〈NYC〉,又或者是《Antics》中的〈Slow Hands〉,新專輯《Interpol》中那首「點題作」應該就是〈Lights〉和〈All Of The Ways〉。前者〈Lights〉先是氣勢磅礡的intro,伴隨著是Post-Punk專屬的低氣壓氛圍,穿透性的結他音質一直迴響在室內的煙霧,最後在不知名處逐漸莫名消散。後者〈All Of The Ways〉則像是〈NYC〉中那種迷離氣氛的延伸,Paul的聲線彷彿是對著大氣自言自語,聲音被刻意放大換來的卻是不真實感。同樣喜歡的還有〈Barricade〉,與樂團舊作〈Obstacle 1〉相較起來,無論是名字還是樂風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Lights

Barricade


林京賢 | 18th Nov 2010 | 唱片

Picture

廠牌:Wrap Records
唱片:The Hundred In The Hands - The Hundred In The Hands

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去聽The Hundred In The Hands,友人跟我說女主唱是她的菜,我心想女主唱竟然正到可以令我朋友變成Lesbian,那我就姑且聽聽看。話說近年一直冒起女男組合的獨立樂團,包括我追隨而久的美聲電子The Bird And The Bee;有點Hipster但又Hip得有擔當的Crystal Castles;和非常討我厭嘔心至極的Sleigh Bells。

The Hundred In The Hands大概是我接觸過這類Indie電子團中結他佔如此大比重,而又意外地結他聲音對我口味的樂團。樂風取向是近年大其道的Dance-punk/Disco-punk,尤令人驚喜的是樂團本身的舞曲成份非常高,卻又恰如其分地保留了其冷靜內斂的一面。像剛於十月出版的成名專輯中,我們可以找到〈Dressed In Dresden〉、〈Pigeons〉和〈Young Aren't Young〉這類氣氛鬧哄哄的曲目,卻又有如〈Killing It〉、〈This Day Is Made〉和〈This Beach〉等靜謐的低調作品。

聽專輯的時候不忘也看一下MV。樂團專屬的MV導演Daniels應該不是什麼大導演(?),然而其光怪離奇的超現實風格卻是相當討喜。〈Pigeons〉喝醉酒從口吐出煙花,路人執滅火器顏射女孩的點子大概可以作為B-Movie的元素之一;〈Commotions〉從許多螢幕中反映眾生相的點子是有點老套,不過看在眾生相演的情節都不錯就還可以原諒;其中白種小孩向老爸屍體狂倒麥片,和中國小孩狂毆熊貓公仔這兩幕最讚!大家除了可以期待The Hundred In The Hands的新專輯之外,也可以期待一下這位叫Daniels的兄台接下來會拍出怎樣神奇的MV啦。

〈Piegons〉

〈Commotion〉


林京賢 | 14th Jan 2010 | 唱片

Picture
Photo taken by Tai Ngai Lung (阿龍)

人在台北,心繫香港。

用「我們」一詞,去表達大家共同的正義和理想時,很容易就會被媒體扣上「80後」的帽子。然而我仍然想使用「我們」。因為土地是我們的;社會是我們的;歷史是我們的;未來,也是我們的。

我們生於一個怎樣的年代?上一輩人的訓戒,把我們壓迫成功利主義者,既看不起英雄人物,也不相信理想主義。然而在1月4日那天,有分別來自五大區的六個青年,以二十六步一叩的形式,用四日三夜時間走遍整個香港;我當下就被感動了。你說只有六個人可以創造怎樣的奇蹟?然苦行結束後的那個1月8日,六個人不再只是六個人,隨行著的是近萬名市民,與青年一同包圍立法院,抵抗一個不公義的建築項目。

當年的聖雄甘地,以瘦骨嶙峋的身體赴義苦行,感動了印度的市民;促使到英殖民地政府的妥協,成就了今日的民族大國。今日我們也不要退縮,即使明知不可為,仍然要讓港府知道,北京知道,世界知道,我們香港人的市民精神。

作為一個80後青年,我想再一次強調說,「我們」這一詞是不限於80後,作為香港人的你我他應該深感明白。


Previous Next